自由者!

血腥的戰爭電影,不在少數,但是以女性做為戰爭片的主角就不多了,又再以戰場上的女性為主體的少到可憐,更蒙提前線的女戰士,雖若以此作為此片的噱頭,好像是解釋了他在90年代跟我們這群怪咖中最為經典片的合理解釋,但實則不然,影片的政治深度與重新探討女性在30年代的西班牙戰爭中的性別問題,都有更深刻的展現。

「怎麼,男人們無法組織一個洗衣間嗎?」當杜魯迪的伙伴前神父在戰爭後期勸退前線的女性時,披拉這麼說。

影片的開頭就跟著戰爭一起開頭,在巴塞隆納街頭,西班牙工人聯盟衝破教堂大門,搗毀十字、神像等象徵,處死法西斯的走狗,女主角一號出現,修女馬麗亞,代表了中產階級、宗教信仰、但又存在著對信仰與身處世界感到不確定的純真心靈。「馬麗亞你對上帝還有懷疑嗎?」當老修女要求馬麗雅背頌經文後它問,馬麗雅顫抖著雙唇搖搖頭,工人聯盟衝出教堂大門,修女們竄去。跟著出現的是女主角二號群們,一群性工作者在華麗的小房間裡,「拿來馬玲薯」老鴇竊笑,「工人聯盟的出入城市許可就是用著一個馬玲薯刻制的印鑑蓋上的」她跟著大笑,從街頭逃出的馬麗亞來到了門前,老鴇命令人將他帶到了房間,來了一位神父顧客,硬是將馬麗亞扒了衣服鎖上門。又傳來敲門聲,三號女主群門出現,穿著軍裝的批拉撞開了門,命令大家在客廳坐好,「女人是自由的個體,我們同樣的…」,這個充滿女性解放的演講最後結束在性工作者嗆若(上圖中的最右邊)的評語中「他在說什麼阿?」「我想他們也是妓女,只是她們是不收錢的那種」

戰爭情況危及,當人們急著從薩拉哥殺和巴塞隆納逃出時,一群群的國際自願軍跟反權威的戰士們卻想盡辦法穿過阻礙到達最前線,在西班牙戰爭中唯一的女性團體,也急於組織女性們進入工廠,但這群解放的女人們不願,「我們有和男人們一樣的想達到自由的渴望,我們要用自己的雙手在前線中讓他實現」,批拉一群人們果然突破重圍來到薩拉哥沙,他們和男人一樣肩並肩的打戰,攻下對方山頭。在食物縮緊的日子裡,一天馬麗亞帶回來了一大籃的馬玲薯,廚師驚訝的問馬麗這那邊來的,「農夫們喜歡聽我說的那些話,他們給了我這些」「你說了什麼?」「當農人們將收成留下那些它們所需的,而把剩餘的分給在城市工作的工人們,因為他們所見的是他們的兄弟,而不是剝削者 – 克魯泡特金,第五章第219頁」

在四處傳來,「每一天就有兩三個女人在戰地上懷孕生孩子的消息」,杜魯敵認為女人應該要離開前線,(這部分無從求証是否屬實)前神父到達到批拉的小隊,「你們這隊有幾個女人」,「零個」,馬麗雅們決定絕不離開前線,他們要用自己的雙手取得自由。

90年帶的戰爭片,和2000年之後所拍的戰爭片畫面效果當然無法做比較,放在90年代的自由者則是自古以來,在西班牙拍攝內戰中的一新里程卑,包括導演的以晰利敘事手法程現在西班牙內戰的性別問題,在女性主義者的角度與男性的角度,跟在戰爭中複雜的中產階級/宗教/和革命者編織起的網中,帶起的不只是一個歷史故事的重述。

那裡可以找到這部片:台灣可能都找不到吧。不過我已經翻譯了一半了,有興趣想看的人可以跟我連絡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1. 我想看這部片。
    (BTW, 新版型不錯。)

  2. 對啊 新板型跟emcomic來自於龐克畫家的改裝,很不賴捏,我自己也很喜歡。
    世新有可看影片的地方嗎?找一些有興趣的朋友大家一起看。都還沒遇到你,沒空聊一下街頭映演那事。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