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 開採印尼計畫 (rough version)

11月我會再去印尼一趟,上次去的時候我一直認為我的心情沒有做好調適,再來亞洲安那其主義網絡也因為上次溝通上不甚完整,而顯得不十分有效,這次我會到雅加達訪兩個認識的龐克Collective,計畫希望能拍攝採訪他們的生活與社區之間的關係,還有他們獨特的文化行動。再來因為雅加達已經出現了一個安那其組織,希望能更深入的討論網絡的可能,因為就在東南方 與 東方國家就政治經濟的不同局勢、背景,造成了團結的斷層是很大的問題。其它希望訪問幾個社區組織,還有包括更深入的採訪小農組織和窮民運動的組織者(上次見到,什麼都沒聊到)。這部分是就雅加達而言,安那其部分將不會有任何影像以保護團結的密秘性。

跟著會到萬隆就幾家左派的二手或是獨立書店做採訪,上次住的左派書店老版據說是傳統馬克思主義者,因而跟萬龍的安那其團體一起合作做了很多的事,包括共同的工作坊和行動計畫,萬龍的安那其團體為反權威馬克思主義,因此他們的書架上全都是資本論等的鬼東西,印尼的安那其主義者都幾乎是這路線的,畢竟以過去的歷史脈絡看下來,總比犯罪公司那票人基進多了。在印尼/菲律賓等的南方國家有很多的要食物不要炸彈團體,因為同時也存在很多的露宿者,但團體多半不一定傾向政治性,即使行動上有幾分政治意圖。這是就東西方最需要重新思考的部分,很多文化再過繼到東方世界的時候,就著地方上的異意處而作了修正,創作了一個新的更有效的行動力。

這次行程最重要的是在爪哇到一個在這幾年來一直受到泥火山爆發所苦的村落被淹沒的問題,在這幾年中,村落的自立救濟/難民營已經進駐了幾個文化團體和龐克collective,他們與村民住在一起,試圖改善他們的生活環境,同時爭取重置區,造成這個泥火山爆發的主要原因為擴國企業的原油開採,這個企業的相關印尼擁有著同時也是印尼的文化部長,而泥火山還在爆發中,村民無處客去,這幾個村落的居民本來就屬於印尼的貧民區,政府置之不理的態度,導致問題的更惡化。幾個認識的安那其主義者(都只有20歲以下喔)進駐難民營有一陣子了,希望跟他們討論可進去拍攝的可能。這會與萬龍的安那其組織討論後,看是否可能組成一個2-3人團體運作。

因為時間短暫,所以若是有人有興趣參與這個計畫可以跟我連絡,討論看看行動的可能。
都只有自己自費,沒有任何其他可能的相關補助,1也請自備攝影機與求生工具等。但若是你有興趣資助,可以一同討論。
連絡方式xxxemxxx at gmail dom com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