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被訓練出來的!」

 some people think, those people from Taiwan who goes to indonesia help them after the natural disaster, are those who has good heart, i say its bullshit! we are one of the reason of this disaster!

印尼最讓人無法相信的是在這些年,這些東南亞國家變得多麼的西化,但就在這個一條街上塞了滿滿車子、摩托車跟小攤販的世界裡,事實上存在著兩個極端的國度,在雅加達我很有幸的可以接觸到一個大城市裡的兩個世界,一邊是像台灣一樣的繁榮地區,包括了時髦的大百貨公司、括國的連鎖企業,西式的咖啡廳一杯藍莓汁要價3.5美元,服務人員操著美式英語的詢問你要不要再次續杯,對我來說這個區域有點顯得太過時尚,臨一桌的幾個年青人用著英語對話談笑,想必是國外留學回鄉的印尼青年。在城市另外一邊是我住在雅加達邊緣的朋友,他們有6個人住在一個不超過7的房子裡,我的朋友是個穆斯林,他自稱自己為無政府穆斯林(即使那讓我覺得聽起來相當怪異),他和其他5個住在這個房子裡的學生都是拿了英國某回教團體的獎學金到大學研讀穆斯林相關歷史與神學,某種意義上這個團體試圖想在印尼培養一些「正統」的神學家/者,我的朋友們因為沒錢付擔租金,學校教授資助了他們租了這個7不到的小空間讓他們這六個人有個地方做安頓,同時給了他們一些研究助理的工作在學校講述回教理論,我的朋友安(化名),今年25歲,住在城市的另一端。在城市的這一端,一個讓人吃了夠飽足的晚餐只要花上你11台幣,一杯可口的椰汁只要6元台幣不到。

你拍攝的 indonesia jakarta。
雅加達的反油價上掌行動 站在台上的一直多半為大學女性

 

就在雅加達兩個世界的街上,一個個不算小的家庭住在街上以各種不同的賣藝方式來賺錢。一位看似20歲不到的女孩,在我與朋友擠在奔馳在石頭路上的小公車上,上了車,手上抱了一個娃兒,挺了個大肚子,一上車後他就拉開歌喉開始演唱。在一個炎熱的午後這是另人非常苦悶的一個景像。

印尼的社會運動在蘇哈多執政的時代窩在地底下,有似生根沒發芽的在地底下發展,想活動的因子在98年開始再次受到政府的打壓。

你拍攝的 indonesia jakarta。
看到沒 台灣的女學生們 女同志們 來點火藥吧  他們帶起了整場運動 大唱團體歌

這樣的政治背景造就了今天我們所見的印尼社會運動景況,沒有菲律賓豐富的運動經驗與廣度也別提在組織上得嚴密基礎,印尼的一切看似都很初步,但也因此充滿熱情與動力。學生運動發展於98年之後 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群社會階級中間份子從政的起步,很多學生在大學時代稿學生運動,畢業後進入政府單位從事公職,對印尼的人來說政府機關的工作仍是一個金飯碗。薪水穩定;工作條件相對較優勢,在印尼大部份的城市中,可以看到富人與窮人及大的斷層。而人們已經普遍習慣這種現象,街童在路上跑來跑去的以不同的雜耍方式賺錢。印尼的中國華僑在印尼住了5個世代,在都已經失去中文名字的情況下還是被指著鼻子稱呼為中國人,被刻板印象的認定為都是有錢人!在蘇哈多時代中國人被趕出政治圈他們能有的只是開始努力的在金融圈裡找到自己的一席位子,只要你不是個穆斯林,不是印尼人,你就有可能不被平等的對待,這是可以理解的!

你拍攝的 indonesia jakarta。

事實上,就在我啟程出發到印尼時,心中有些刻板印象,包括回教國家錯誤的想像,和對社會運動保守的質疑。而這一切都在到達印尼後全部改觀。印尼的學生運動更在我到的那兩個星期在我眼前證明了印尼學生運動的活力。就在一個群起號召反石油漲價的行動日,我與朋友寄住的左派書店對面的學院在一早就傳出大聲公的聲音,我與朋友洗把臉衝到街上,年輕學生群落的聚集起來拿起大聲公發表他們的意見,「別在念書了!這個時候我們必須要站起來,和著我們的工人同志們」,而就在這群學生發表他們的想法要學生從教室走出來的同時,另外一邊也出現了一群學生正在整隊,過了5分鐘他們表演了一場我這輩子看過最另人感動充滿熱情的行動劇。行動延續到中午,工廠工人、女工團體與公車司機等等聚集到市政府的門前,要求官員們出來解釋這第二波的石油調漲。幾個行動者的朋友開始在路邊觀察起地形與警方部署情況。無耐的是,市政府大門前為一大片廣場,「若是有暴動的話,我們將會被包圍一個都跑不了」,就在上上個星期五一遊行發生警方一次逮捕180人的情況後,不管行動者與警方對之後的遊行、抗議行動都高度戒備。

你拍攝的 indonesia bandung 。
其中一個在校園拿起大聲公的學生們 中間的女學生我在稍早針對他們的行動做了一個小訪問 非常聰明 而且善於表達的女學生 應該19-20歲 講起抗議的原因時 用很流暢的英文講不停

印尼的社會運動或許沒有長久的歷史,但印尼的同志們普遍都有著革命的意識與理解。「我們是被訓練出來的!」行動者朋友告訴我,只是,印尼的問題不只是印尼的問題,而是台灣的問題,全球的問題。

你拍攝的 indonesia bandung。
班頓了不起的行動街頭藝術家 從頭到尾我都聽不懂他念的詩 但聽了都感動的想哭了

你拍攝的 indonesia bandung。
在班頓的市政府前 團體開始陸續到達 本來在行動者之間說好了會有暴動 無耐環境不適 而警方已經開始部署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