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誰是小農?

http://blog.yam.com/nature_farmer/trackback/16188115
小農”, 這個字眼經常出現在關心農村文化存續的朋友或媒體口中; 去年九月的有機展, 自己也在一群”小農” 的專區攤位中幫忙, 相反的一面就是 “農企業”, 在前述的這群朋友口中, 農企業成了消滅農村文化的怪獸.   

自己應該是 “小農” 吧?   但習慣東想西想的我, 早上幫150坪大的黃豆除草時, 突然懷疑起這個 “小 ” 是如何定義的?   到底誰才是 “小” 農?  不弄清楚這一點, 如何希望消費者支持小農?

 ” 大” 與 “小” 是相對的比較, 不是絕對的.   

     ** 最簡單的是從耕作面積來看:

        據政府84年之統計,台灣的農民每戶平均耕地面積是 1.08公頃, 如下圖:
戶數、平均耕地面積(公頃)與平均每戶人口數(人)

資料來源:「台灣農業年報」 、台灣省政府農民廳

     每戶1.08公頃的面積與美國相比都是 “小”, 但比起日本或東南亞未必是小.         這數字既是平均, 一定表示有的人耕作面積遠大於此, 另有人耕作面積遠低於此.     我私下觀察, 本地的中壯年專業農民通常耕地面積大於此數字, 種鳳梨的經常一個人管理超過 1.5 公頃以上, 甚至有的農民超過每人 5公頃; 但一些年紀較大或務農只是兼差的農民, 其耕作面積就小於此數字.

    那麼面積愈大的就不是小農了嗎?     超過 1.5公頃的面積, 不管那種作物, 收成集中的產季, 一定得要請一些採收臨時工, 種植時也要請人幫忙一起種下,  這段時間暫時當 “老闆” 的農民就不是 “小農” 了嗎?    不看這兩段需要請工的時間, 其餘工作也許都是自家作完了, 老闆身份又消失.       若從作物收成之銷售來看, 這些面積大的”小”農也都是主要賣給行口或農會,  還是在別人宰制下.

5 公頃不夠看, 還有的農民租地面積到達 10多公頃, 自己也作不完例行的除草,噴藥與施肥, 大部份都請工, 也許是臨時工, 也許是領月薪工, 這農民簡直是老闆了, 那他是 “小農” 嗎? ** 如果不看耕作面積, 而看是否用企業管理在經營農業嗎?

 大部份的農民就只是耕種, 不懂如何賣, 但耕作時也是有計劃, 也追求管理效率 — 低成本, 高產量.   這樣的農民不是 “小農”?      以自己為例, 雖然用的是無肥料與無農藥的秀明自然農法, 但也會把市場定位, 品質管制, 產銷平衡的概念, 用在自然的作物規劃上, 那我是否就不是 “小農” ?   如果我, 有把握可以將農作物銷售出去, 因此租了更大面積土地, 請了更多臨時工經常幫忙, 那我還算是 “小” 農嗎 ?

如果以上的情形都是小農, 那台灣農民中”小” 農可能佔絕大多數.     號稱用廚餘堆肥種有機蔬菜的台塑企業, 南方澳有農場的永豐餘企業,  據稱也想涉足有機的奇美實業, 或是有廣大土地的台糖, 在台灣大概可以算是農企業外, 其它呢?         有一些區域的米廠經過新一代的改造, 擴大成為附近不少稻農的契作糧商, 經常達到 100戶稻農, 也有很好的廣告行銷與管理制度, 那就不是 “小” 農了嗎?       如果因此不向他購買, 那是否影響了背後契作戶的”小”稻農?

      ** 若從銷售管道看

      經常在展覽, 農學市集或農業的討論會議中, 可看到一些熟面孔的農場, 自己自稱小農, 我想也是, 但我的鄰居都是農家, 只是沒有自家農場名字, 只是行口背後的供應農戶, 不主動接觸到消費者, 他們也從不參加這樣的展覽與市集或會議, 他沒自稱是小農, 可是當然他是小農.    

     
      那麼經常參加上述活動的小農, 大都是有名稱 (品牌) 的農場, 也大都是進行有機或較安全之農法, 通常很少賣農作物給行口, 而是直接面對消費者, 沒有主流批發通路的依靠,面對消費者單打獨鬥, 這樣孤單的感受看來, 它確實是小農.

—————————————–

    講了這麼多繞口令, 其實無非是想講: 台灣的小農到處都是, 他們才是真正廣大維護農村文化的基石, 不會因為用成本低的慣行農法只賣給行口, 就失去他們的經濟, 社會與文化的意義.       一些散居台灣, 或多或少受到媒體或小眾注意的新農場, 在一群不是農夫的關心農業的朋友關懷下, 雖然進行的是較健康友善地球的農法, 雖然把維護農村文化掛在嘴邊, 但永遠不能忘記 — 真正的小農就在你我四周, 不是只有自己而已.

   要讓兩群完全不同思考, 不同價值觀的農夫接觸, 就像要讓藍綠兩黨真心對話一樣難, 但唯有真正去接觸, 循著相同 “小” 農這條線, 才能找出共同在農村生活的價值, 找出農業可以更好的路.

       寫這篇文章仍無法盡說我心之意, 7/25 要受邀去美濃社大參加不知道是第幾次的 “農村願景會議”, 擔任 CSA 議題的 15  min. 引言人, 我很怕這樣的會議, 會議很好, 通常帶給參加者衝擊與思考, 我比較擔心的是這樣的會議會不會成為一群文化人自己的討論, 討論一些很先進的概念, 但從無法觸及另一群更廣大的農村基石 — 真正的小農, 沒有名字的小農, 消費者每天買到的農作物背後的生產者.       到底這些小農關心的是什麼?   我們如何能幫助他們?    幫助他們才是幫助農村.

    我也沒有答案!    我的 2分地鳳梨已賣掉 2400斤, 換算農家賺款應該有約 10萬元了, 中午與睡在牆界樹下的鄰居阿嬤聊, 他的五十多歲兒子與青年孫子, 最近也是每天忙鳳梨採收, 3甲多的租地, 10多萬斤的鳳梨, 我光想到每天要揹幾百斤的鳳梨走來走去就很恐怖, 但今年價格不甚好, 一斤卻賺不了多少錢 (行口收購1斤只有 12元,還要扣貨運費與紙箱費, 最近行口價又要調降了,而成本接近 8元), 算算 3甲10多萬斤的鳳梨也許只有50萬 (2個男人的收入耶!) , 將近 15倍的面積卻僅有 3倍的收益, 阿嬤聽我的數字很咋舌, 說那樣很好, 我聽了阿嬷的陳述, 心裡有點難過!    兩三年前, 鳳梨是一斤收購到將近30元, 大起大落的農產品, 小農無以為力!   只能怨!

到底誰才是小農?  我認為根本不重要, 因為到處都是, 重要的反而是什麼樣的議題能真正幫助大多數的小農?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