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terrorist move in japan

原來在日本的電腦裡有中文可打 一切不是那麼的難 只是要怎麼打出標點符號就有一點傷腦筋了 所以請各位看關多擔代一點囉

或許拜香港夥伴所賜 我進入札晃除了飛機晚點外沒出了什麼其他的問題 我想在香港她們寫出了香港政府出賣國民資料的那篇報導應該 是個最好的順風車 就在台灣反日的情緒高漲之際沒人想要在這個節骨眼上被懷疑有出賣國民的意圖 雖然免不了又會被貼上了統獨派的標籤  想來台灣除了這種低級步數外也沒什麼做不出來的

當然免不了的 再入關的時候我還是被好好的給搜查了一番 想像所有的東西都被掏出來一一詢問什麼是什麼 前天晚上我還在懊惱半天帶不帶紅黑旗的念頭 終是在理性之下給抽了出來 最後全部行李中最政治化可以將我定罪的應該只有我身上的刺青 i am an artist! 海關工作的小姐微笑的看著我善意的點點頭 無奈的說  i am sorry for this trouble, becuase of the summit, we have to check your bags 我微笑回去  當然當然 我完全不介意 我又繼續非常熱情的問到 為什麼好像只有抽查我呢  斯你媽三 小姐說  因為你一個人來札晃  

事實上和上次從東京入關比較起來 札晃算是輕鬆許多 首先 人數上就有優勢 從札晃入關的人相對的比較少 整個環境上也較沒有之前的肅清氣息 第二 從札晃入關的行動著就現在來看或許還不超過 20個人吧 所以當下的通關檢查 顯的非常的粗糙 就是指還是有漏洞可鑽 但對於之後要來札晃的人 我還是建議你們不要因此就衝動的作了不該做的是  總之 從札晃下機的人 相信再做好萬全準備之下 是不會有入不了關的問題的 記得微笑是世界最好的語言 尤其是看起來傻的微笑

當然 一班人期待我到了札晃這個關界地帶是否該有些最前線的 現場追蹤報導  我只能很遺憾的以我過去三天都是病倒在床上的這個殘酷事實代給你札晃的最新消息 

當然札晃沒發生什麼事 不然我也不會有時間在這裡生了一場大病  日本的行動著仍持續著上次我與苦勞網記者來的正面態度 一問三不知  就像她們擁有的 3-5相關網站一樣 a知道的事情b一定不會知道 甚至還會懷疑你問的事情是不是存在  b知道的事情a一定不會知道 而且你還千萬不要問他 因為你會把他的頭腦稿的很混亂 沒錯  就是這個心情 所以來日本你該抱有的態度就是 你自己應該要知道所有事情  不要隨便亂問問題 也不要找問題給別人  怎樣都會讓你成為一個不討喜的麻煩  所以除了大字報寫的號外外 事實上札晃是沒發生什麼事的 沒有大家期待的black block或是red block 也沒有什麼其他的鬼block 現在所有在東京發生的事情就是全部的焦點所在 而就在我的觀察之後發現 就日本朋友之前估計的人數想必會有一個非常相對的落差  本來估計會有近5000的日本人來參與這次活動 縣在顯的相當的不可思議跟可笑 若是有超過 2000 人次 我想就是一個大突破了 至於國外行動者 我想不超過幾百人吧 聽說韓國的行動者還被擋下來了 在這個情況下 若是有 150個外國行動者來參與就已經似乎是了不起的了   (而就在我看了香港朋友的報導之後看到她們在東京稿的那個black block 還讓我感到有點難為情的想笑)    不過想想前兩年在俄國 雖然是只有200多人參與那次的抗爭 人家至少是血流了汗流了 沒讓大家失望的打了一場對俄國的反法西斯主義 反新由主義的戰爭  在讀了 abb的報導之後 很難不讓咱門腦門流汗的 相對於現在日本的情況 總是有幾分的彆扭

the struggle, the people, Japan are you ready for g8?

就再上次訪問日本時 我有幸去了大阪一趟 那個地方說真的才是所有行動者來日本該去的地方 在大阪呆了一天多的時間 前一天下午的g8 infotour中 幾個搞遊民運動的朋友呆在會議中心門口看守  據她們的說法 有幾個警察在外面活動監視我們  幾個遊民行動者老實說整體看起來就非常的軍事化  也難怪大阪的遊民運動聲稱是在日本最軍事行動的運動  穿著軍靴的年輕人 機警的張望著四處的環境  我想儼然就成了日本特有的行動者標誌  再會議結束後  一個遊民行動者接受我的訪問  一披頭就問我 你是反權威主義者(anarchist) 還是自治主義者(autonomist)  我笑笑說 喔算是個反權威主義者吧 他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指著自己說 我是自治主義者   另外一個行動著 拿著手機跑過來找我說 原來去年我記了好幾封信給他 但因為他英文不好 無法回信 講完之後他一煙溜跑掉  我再也沒見過他  

隔天 一整個早上一個在日本住了3-4年的美國人帶著我走遍大阪所有的political areas 指的就是那些遊民住所 中間我門遇到了一個上了年紀的先生 原來這家伙是我在大阪聯絡人(台灣警察請注意取証)的工作夥伴 她們從九零年代就開始在大阪搞遊民運動經歷過幾次最大的遊民暴動 跟警方暴力  就在我到日本的前幾天 我的聯絡人因為地址轉換的問題被警方抓入監獄裡蹲了幾天 直到我離開日本他才被放了出來  遊民運動從60 年代在日本開始到現在 至90年開始遊民開始大量的進駐公園裡扎營 這個情況在大阪尤其明顯  至多人的情況甚至有到上千人在公園扎營的情況 日本官方當然有興趣解決這樣的問題   她們付給部分的遊民要她們找個旅館去住 或是勞工旅社(相對低廉的租金) 只要她們不睡街上都好  但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拿到這個補助 有些人則必須每天 5點一到就在勞工招工市場上窩著等工作機會 或是政府派給的遊民拘留所床位牌子  而遊民住所的床外不比一個200公分 100公分寬的空間大的了多少  老弱殘疾的遊民根本沒有任何的工作機會 她們聚集在一起到了公園裡扎起藍色帳棚 一家挨著一家的住了起來 據說 95 96年有幾場大的警方驅離後 公園住客急遽 這一切直到2006 2007後開始又有一波的公園潮之後警方大力鎮壓 (see documentary” public blue)  在日本不常見的監視器開始架起在遊民聚集地 為了防止暴動 警察局一年比一年改建的更大以在不時之需警急動員且派警力到大阪遊民區鎮壓遊民 當然 有什麼樣的警方暴力來自於什麼樣的運動條件  每當警方發出驅離通知時 遊民們會聚集起來 以噪音或是其他形式的擾亂方式攻入警方進攻入線守住自己家園 “這些遊民行動者有很豐富的攻堅經驗” 美國朋友告訴我 這我毫無懷疑的認同  前一天與遊民行動者對話的過程中我早已經收到那個機警 且充滿戰動力的氣息

有趣的是 在大阪的遊民行動者對於即 將來到的g8 summit 行動卻是頗冷感 她們認為最重要的是在地發生的行動  g8這樣一個抽象 象徵性意義比實質窮民抗爭還不如的運動參與的意願不高 也沒有這經費參與這樣的行動 就在ngo與行動反g8兩邊令人尷尬的場合下 日本真的準備好了嗎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1. em,忘了告訴你,這是我的新網誌: http://www.xanga.com/maa_c

  2. 另外,我想說,你試一下把自己的文章看完。

    黑底灰字真的很難看嘛…你試一下換一換顏色…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