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urity Culture – 革命以死

在從日本回來的那一天 我在日本海關處被攔下來  一個穿著白色透藍襯衫的人拿著一個小本子跟我要了我的護照
我問他怎麼回事 他說”這只是隨機例行檢查” 大概20分鐘的時間他抄下我的護照資料 撥了通電話  我聽到他說了像是 行李的日文 跟著跟對方點點頭  後來我想到我身上的手提帶裡裝了一疊反g8的相關傳單  這個20分鐘中 除了我之外 沒有任何一個人再被欄下來

雖然最後他沒有要求蒐我身上的包包 (我想他應該知道會被我拒絕 而且似乎很顯然的他不必要特別這麼做)
總之我是犯了非常程度的愚蠢錯誤

  1. 在過海關的時後我穿了一個全黑的外套 上面有紅黑星期 跟著在我過金屬測量器時把外套脫下來後 身上還有反政府的刺青跟脖子上一個大的黑紅星
  2. 在他把我攔下來後 我馬上呈現一個很防衛的反應
  3. 我居然問了 日本人絕對不會問的問題 “為什麼”
  4. 因為我太晚到了機場 實在又怕趕不上飛機 因此我在過程中一直問他 到底好了沒 他冷冷的問我  “有什麼問題嘛” 雖然我說了是因為怕趕不上飛機 他依舊承習一慣的冷度說 “its ok”
  • 生於憂患 死於安逸 大概就是說這種情況

昨天某個搞運動的朋友說 最近台灣政府好像也在做一些動作 針對這些恐怖份子 雖然大可不必 (基本上 真正在台面 或是像我們這種在布落格大力鼓吹什麼革命的人 才是最安全的人 必竟真的要做事的人不會大聲嚷嚷的要人把槍把子對向他吧)
(所以說台灣是有可能存在一些真正的無政治主義者 在這樣的情況下 我是不會知道他們存在的)

在日本跟台灣的這種國家生存久了下去 很容易會被歸化 因為所有的界線不是那麼的明顯  所以很難去了解跨過線指的是什麼樣的線 跟跨過線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最可笑的是一般人根本不知道線在那裡 他在那邊跳來跳去的聲稱自己跨越過所有人所不能     而對於一般人最終這一切都會很容易被愚蠢的熱情給沖散 剩下的只是那個鄙夫之勇 而這種勇氣是幹不了什麼事情的  當你要反抗時 最重要的是要對自己所被框架的體制有完整的認識  在某些方面上選擇的容忍跟取捨 不是因為毫無關系 或是不造成威脅 跟單純的只是關係你那廣大的無知 而是一個程序上的動作過程  一般的人 認為只要有勇氣去反對就是幹事情中最需要的那個重要原素  殊不知冷靜 與廣擴的視野才是一個真正有威脅且可以長久運作的運動力量 

這又得要說到 革命是多麼容易的被錯用  被輕衊的對待 (我甚至覺得現在大家應該要玩一個遊戲 以後只要用到如此的字眼 如革命/汽油彈/暴動/無政府 的時候 說話者都應該要馬上採取一個象徵性的行動 像是講到汽油彈就要真的做出一個該死的汽油彈投到街上  講暴動的時候 就要拿三個磚頭砸破幾個跨國企業大樓的落地窗之類的 不然你以為講話隨便講都可以不負責的)  當然這是無法被制止的又一次文化消費過程  某種程度上 像我們這樣的人都該負起部分 甚至最大的責任  羅馬也不是一天造成的  只是身在運動中的人  或許應該更要去思考 這些在我們生活上已經被過份使用的字眼到底真正 或是還甚下的意義是什麼  而那些在邊緣或是剛進門的人 也要更注意這個將像徵字詞給消費化的過程  在過度使用這種”符號”之後  是不是代表了真正的行動已經被軟化 而在現實上消弱或是失去了未來的基進性 

若是革命只是一個閃亮的 Levi’s T shirt上的個性  和搖滾音樂中反判的純精神(居然可以被精神化 而這個革命到底指的是什麼鬼)層面  那我們有能力再創造一個新的”革命”字眼嗎 或是說 我們就永遠走不到那麼遠了?

  • 事實上革命早死去

我們要面對的是另外一個可能跟那個跳出規訓下反抗的行動守則 就是說 你必需不再以過去你所以為的方式去做事 你必須要不再打電話問”老人們” 該怎麼辦 你不應該老是在”革命的”框架下想辦法  而在之中你必須學會有能力找出那條線 然後將自己保護好 這是對所有行動者的一個尊重的表現

所以我們必需嚴正的指出革命已經死去的事實 面對在革命死後的現在  我們像是站在最極端的兩頭 第一好像我們可以有所有的機會去重新創造這一切 第二好像我們什麼都沒有了的 不知該如何起頭

而在這個特別的時期 我們要更體認到security culture 這確保了行動的秘密性 也可完整保持他對抗體制的強度

請來這裡下載全版(這種就是我過去一直倡導使用的Zine) (威力先生已經有中文翻譯版 但無奈我還沒空把他放上網)

後紀 : 前陣子某個場合下 有人想要我回答 “全球化最大的問題” 就像我所能給的只是一堆的陳腔爛調 不管我說了什麼新穎的概念跟想法 什麼都不會改變 重點完全只是你已經準備好接受這一切事實了嗎? 只到這時 這所有的話才真正的對你產生意義 跟改變的理由  決定你的行動的不是必殺的道理 純粹的只是在你自己讓這些東西怎麼跟你的生命產生關係  

Advertisements

1 Comment

  1. […] 還有若是你有讀我的blog 你會注意到我在Security Culture – 革命以死 這篇有提到 […]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