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是西班牙? 不是西班牙

在我在西班牙的一個月裡 我不停的問問題
這些問題來自於11年的疑惑 過去裡 我們能拿到西班牙內戰的書
少得可憐 在美國的時期 我能讀得懂的英文有限
只能為那幾個海報感到興奮 我的手怕是一片黑旗 他不只拭去汗水
也讓我們記得這個落在土地上的我們喊叫的自由種子
能聽到的是由很多無政府老人拼湊出來的西班牙內戰
被出賣的無政府者被指稱是為戰爭的叛徒
讓我們在這樣的故事下落淚 西班牙是我心繫之所

對我來說西班牙
不只包括很多未解開的迷題 還包括著那像霧一樣的無政府之都
當我正站在馬德理 和 巴塞隆納的地上 我都感受到那蠢蠢欲動的革命激情
在馬德裡的街上見到CNT的黑紅旗在風中飄洋時 我幾乎感動的要落淚
這或許是你們所永遠無法了解的(像老左派的浪漫)
一連串的黑白照片 在我的腦海中浮現 拿著槍的女人揮著手
在頭上的那片黑紅旗被風吹的發出了聲響 人們互相搭著肩的沒有階級的差別
Durruti的故事 在愛瑪的弔念文中讓人想念這樣一個無政府主義者 
沒有英雄式場景的存在大家的心中 你也就是Durruti.
沒有無政府主義者在西班牙會說 我們創造了無政府主義 
無政府在西班牙的土地裡與農民工民共同由土地撫育出 
在60年紀念的影片播放會上 我沒有站出來為它們說了什麼話
經過一年 我站在馬德理看著當時的CNT報紙上寫著1百萬的無政府主義者參與西班牙內戰
我複雜的心情是無法訴說的 當站在馬德裡的街角 朋友告訴我
在這裡CNT伙伴們奮力的捍衛了人們的平等 我們在也不是資本家的奴隸 
窮人不再為自己的出身感到卑微 他們講出自己的想法 他們感到自信為生命而驕傲

我的問題總是落在對話者的身上做開頭 
“所以當時你的爺爺奶奶他們是無政府主義者嗎?” 當答案是為法西斯主義者時 往往可以開啟更有趣的對話過程
我對所有那個在anarchist movement中行動者的背景感到很好奇 
這些糾雜著法西思/共產/史達琳主義/安那其主義背景的伙伴們常常會給你很有趣的答案
我曾經認為這是很多無解迷題的答案 只是我的時間不夠 在有限的訪問中還不夠讓我找到解題方程式

而這個在30年代用力的蘊育著安那其主義的土地 在經過法西斯將近40年的統治下 又將近30多年資本主義的影響下
他的安那其”傳統”是怎麼的再次出現 
CNT在70年代底重回到西班牙的土地上時 他怎麼面對這經過法西斯淫虐的一切
就我在初步的關察與了解上  就如同往常 革命的傳統是很容易被資本主義的劣性給淡去的
多半的安那其主義者多少的有著資本主義下另類革命的態度 在80-90年中間美國的一堆地下安那其主義者
非常激近的保持了草根的革命行動 也在這時期確立了一些基進團體的誕生 但在之後出現的安那其團體
趨於安逸的生活 他們的革命似忽在某種程度上的與資本主義和平共存 或是說一體兩面的存在於一個空間中
對於這樣的安那其 讓人感到害怕 而一些安那其主義者辯稱這是在革命道路上不同的達成
西班牙會有這樣的景況嗎?  無奈的我在馬德理所看到是由一群較年青的安那其新進主義者 
他們的生活混著資本主義下的安逸與半追尋原始生活的綠色革性形態 這是歐洲與北美自90年代開始最流行的安那其主義中的一支流
但永有300多個佔屋的巴賽隆納似乎很不一樣 他們的自治區存在於城市邊源散落著
做為集會地點 他們總是有個在那300多間佔屋中的一個工作坊 你總不知道他在那邊發生著
但只要你走出街道去敲敲門 你總會從那聽到 
大規模的與西班牙警察戰鬥的景況總是幾個月會有一次 馬德理和巴賽隆納都是著名的巷戰區
我曾經在馬德理跟著一群人跟警察追著跑的跑了半着鐘頭 當時只覺眼冒金星 事後想起來一切都很好笑
也因為我無法講西班牙語與卡塔籃語 所以當我參與了2-3次在巴賽隆納的幾個會議中都無法了解認何會議內容
這些會議種有幾個其中多半是為40-65歲 女男不一的安那其主義者所參與
他們有些人自70年帶開始就參與了地下安那其團體 對於法西斯統治下的西班牙可能有更好的經驗談
語言成了我與他們最大的隔闔 我們面對微笑著 而我腦中卻悶燒了很多的無法問出的問題 
我想有一天我回去 我會學會講西班牙文 和卡塔籃語

但請你記得 巴塞隆納不是西班牙 就像畢耳包 巴塞隆納是卡塔如尼亞 畢爾包是巴思土地
若是你不知道 別說你去過

在巴思土地上的感觸卻也非常不一樣  我只到了畢爾包十幾天的時間
他讓我感覺想起了台灣的天母或是台中 街道人很少很安靜 直到他們帶我到城市另外一端的貧窮區
那是一個奇怪的好地方 有很多的阿拉伯人在路上走動 還有一些看似羅馬彌亞人
(在西班牙也很多的東歐移工  但是也有很多的中國商店 其中東歐移民中羅馬尼亞看似佔了大多數)
貧窮區老是有警車來來去去的 牆上被寫上ETA的獨立口號
當我與朋友站在他家的窗台邊時 他指著一個每天我們都經過的街角 問我說”你覺得畢爾包真的很無聊嗎?” 我用力的點點頭 
跟著他給我看了一個影片 這是發生在前幾個月的一場街頭暴動  街頭上的老人家們聚集在一起 他們喊著巴思語說著些什麼 警方開始攻擊他們 一些老人家被打倒在地上

今天有趣的是 很多的巴斯人們忘了他們要的是什麼 年青人能說巴斯語的人少得可憐
很多的中下階層家庭在自己的家們口褂上巴思旗幟 老實說 除此之外我卻很少能看到幾個帶有巴思強烈文化意像的東西 總說就像個大的城市
但朋友告訴我 那些東西是無法看到的 因為被現在的法西斯西班牙給非正式禁止著
我在畢爾包只認識安那其主義者 不認識獨立軍
雖說有一個被偷偷透露給我知道的人 但我無法在這裡講些什麼  

除此之外 這是個安靜的城市畢爾包
當佛朗哥站據這個城市的時候 西班牙共產黨什麼事都沒幹

Advertisements

8 Comments

  1. Ken Loach的Land and Freedom
    George Orwell的Homage to Catalonia
    使我對西班牙內戰、國際縱隊、無政府主義飄盪在風中的巴塞隆納神往不已。

    可惜在西班牙的時候,我並不清楚這些脈絡,我只有在那裡被吐口水、被罵中國人滾回去、被偷光相機日記…
    無論如何,很高興在台灣看到有人在談無政府。

  2. 哈 這是我要去西班牙找尋的
    在land and freedom村莊的那種討論會 我在巴賽隆那有種回到1936年的感覺
    Homage to Catalonia是我最喜歡的經典 Orwell真可愛!

    在西班牙被罵中國人滾回去? 這可真是經典 你也經歷過的西班牙的法西思不是嗎? 
    我在馬德理參加了一個移民/移工的行動 整場行動只有我一個亞洲人 一個南美洲人和一個黑人(還是在行動之後才出現) 那種國際主義的行動在西班牙很難見到呢? 當我問他們時 他們只是顧著搖頭講不出所以然來 不過在在馬德裡也被偷了旅程的3/2經費 200歐元 我難過的大哭了一場 

    你從亞洲到歐洲的自行車旅是我嚮往的 有機會再一次嗎? 這個暑假過我要搬去西班牙
    請問你是怎麼過去的 在經費頡鋸跟語言障礙下? 傳授一點什麼給我吧…

  3. 錢都花完了,除非中個樂透甚麼的,才能再來一次吧
    否則得幾年後,存夠了錢…
    我比較喜歡葡萄牙的安靜與憂鬱
    妳在西班牙有空一定要去看看阿

    聖誕節前後的馬德里很髒很熱鬧
    但跑太久有點累了,沒怎麼好好逛逛
    印象最深的倒是在為於市場Cine Dore看了好幾部很讚的土耳其電影

    馬德里的照片妳可以去我Flickr盡量下載
    等等會開個Madrid資料夾

    有甚麼問題盡量寫信給我吧
    如果妳到時想從歐洲騎腳踏車回亞洲的話…

  4. 請問你從中國到葡萄牙的路線是怎麼騎的呢? 簽證是在台灣都先辦好嗎? 去年我在義大利時很想用搭便車的方式過去希臘 只是延路要是遇上查照的好像就有點麻煩 所以就沒去了
    你去的那個市集是每個星期日都會有的那一個嗎(我都忘了名字了)? 我在馬德理時也有過去 CNT那附近的廣場上他賣好多的左派書籍和影片喔 但對我來說都太貴了;)

    在市中心那邊有一家影片出租店 非常特別的幾乎所有的紀錄片 或是獨立製片都可以免費借回家看 老闆很喜歡聽old school rap 不知道你有沒有遇到?

    看完你的照片 我發現我們眼中的馬德里很不一樣的感覺… 而且托你的福讓我看到Sevilla的樣子 我在西班牙很多的好朋友都是從sevilla來的

  5. 咳咳….

    那請幫我向達利的故鄉問好
    如果妳去了西班牙的話…

  6. 你怎麼老是在放假 七月去日本你去不去???
    這幾天我忙透了 你放到幾號 來找我吧

  7. 簽證當然都在台灣辦好,時間得先算得很準,哪時這一國到期,下一國開始生效,除了歐洲和中國都只有一個月的效期。除了騎車,也用火車巴士船便車前進,中國-哈薩克-俄羅斯-土耳其-希臘-義大利-西班牙-葡萄牙。

    我不像妳有比較明確目的,我只是單純出去看看世界,在大城市時就只是當個普通觀光客而已。在荒郊野外才比較有和當地人互動,尤其是土耳其—全世界最好客的民族~滿羨慕妳能更深一層的在那兒生活,打算待多久?

  8. 感覺很棒 我這個人是超沒計畫的 明天的事 通常都交由明天的我來負責
    這種算日子的事我應該會焦慮到不行 不過你居然去到了俄羅斯 我還蠻想去的
    那邊我應該也有一些朋友 只是我聽說去俄羅斯沒那麼容意 還要先交完整的行程 聽說還會double check????
    土耳其那我有一些朋友 希臘跟義大利都有
    上次我出國連機票三個月花了7萬塊錢不到 我已經大失血了 都是靠住在朋友家 吃自己重的菜還有撿市場收市的菜苦撐的 從英國回台灣時 我全身上下只剩下5英磅 一分都不多 但我想以你的方式旅行 感覺會很花錢嗎???
    我在英國遇到了兩個朋友的朋友 韓國人騎車在歐洲旅行了半年 感覺超棒的 很想跟他們一樣 只是很難找到伴一起做這樣的事 也沒人有那麼多時間來這樣旅行吧…

    我打算在西班牙住上一年 應該會在巴塞隆納的CNT實習6-8個月 其他時間學學西班牙文跟打工還有旅行吧 之後我想我會再到巴西或是其他的中南美洲國家住上1-2年 當然就像我講的 我是一個很沒計畫的人 而且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 不是嗎??? 呵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