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會洗腦 – 動物篇

這期的台灣動物之聲電子報做個一專題講媒體 與動物”保護” 之間的關係

抵制電視節目血腥畫面,媒體不應開動保倒車

  2007/12/12 拍自八大電視台「世界第一等」

 黃瀚瑩

12/12日晚間11點,八大電視「世界第一等」節目,內容播放「納米比亞(三):打獵」。節目承襲一貫娛樂包裝,主持人坐著吉普車,奔馳在非洲莽原 搜尋獵物,拿起獵槍,對準草叢中的羚羊……羚羊中彈後,該節目表示:「看見血跡,這表示要付錢了……所以我們要繼續追殺它……」、「如果不殺了羚羊,這表 示我們太殘忍……」

接著,鏡頭特寫乾草上動物血跡、羚羊屍體上的彈孔、流出的血痕……節目中並介紹, 什麼樣的子彈射入聲,表示羚羊應已中彈;節目宣稱,打獵是所費不貲的「貴族運動」;節目網站聲稱「(打獵)過程中情緒的高低起伏,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耐人 尋味,難怪會有那麼多的歐美人士如此鍾情於這項運動……」(以上文字摘自該節目網頁)最後,羚羊成了盤中飧,一群人高談今日戰果。上述過程播出近二十分 鐘。

坐在電視機前面的我,只覺不寒而慄,該節目彷彿重重打了台灣許多動物保育者、關心動物的朋友們一 記耳光。向該製作單位反應,得到的回應竟是:「打獵在非洲已經有很久的歷史了,我想每個地方的民情不同,我們很難去改變什麼,而世界第一等並不提倡這樣的 運動,只是希望能從忠實紀錄的角度出發,讓大家知道非洲確實是有打獵的運動,有些部落甚至要靠此維生,而另外一方面也讓大家了解,國外的保育觀念,是更全 面的生態平衡。」(備註:該節目於另一單元曾聲稱,納米比亞一個名為cape cross,遍佈海豹的地區,開放執照狩獵,原因為「雖然海豹很能生也很會生,族群數量多到必須用人為力量來控制數量」,並指出「根據咱們民間的說法,海 豹鞭能使男人更堅挺地站起來工作,原來連老外也都聽說過,儘管老闆自己壓根兒也不相信這一套,但他卻相信賣到東方去,比做成飼料利潤要來得高……」以上文 字摘自該節目網頁。)

筆者曾因工作關係,造訪非洲數月,事實上,以南非地區為例,開放狩獵活動僅限於當地私立野生動物公園,絕非普遍性的活動;打獵過去在非洲的歷史意義,是 為了求生,而非娛樂。然而,該製作單位卻將上述畫面解釋為「國情不同」、「國外保育觀念」、「全面性生態平衡」?製作單位可以言之鑿鑿,說在當地打獵是 「合法活動」,是「民情」不同,甚至也能說該物種並非保育類。但是,該節目是否該傳達不尊重生命的態度?以娛樂、渲染的方式報導,豈不等同於變相鼓吹打獵 「運動」?該節是否該在小孩也能輕易接觸的電視上,在公開的媒體上,長達二十分鐘,它告訴觀眾狩獵是一種「娛樂」,是一種「貴族活動」?該製作單位是該否 傳達出這樣的訊息:將鏡頭呈現出的血腥畫面,解釋為「國外更全面的生態平衡保育觀念」?

甘地說:「一個國家偉不偉大,道德水準高不高,可以從它對待動物的 方式判斷出來。」當人類的獵殺只為了娛樂,而並非為了生存,人類一向自以為傲的高度也蕩然無存。觀眾不該只是沈默的一群,拒絕收看只是一種消極,如同珍古 德女士所言:「沈默是一種背叛。」我們不但應該拒絕收看缺乏生命尊重的節目,更應該將我們的聲音傳達給電視台!
懇請各位,至八大討論版抗議,為了生命教育的確立,也為了給予製作單位反省:http://www.gtv.com.tw/TalkAbout/TalkSubject.asp?No=S091120040630P

   2007/12/12 拍自八大電視台「世界第一等」

 


  協會立場


 請不要再以動物的痛苦當做娛樂效果

採彩

   2007/05/20 拍自三立電視台「第三隻眼」

為求娛樂效果,主持人請工作人員表演生吞泥鰍

  近來,許多美食及探險節目為求收視效益,以及滿足觀眾的好奇,節目的內容方式不斷地推陳出新,遍訪各地就是希望可以讓觀眾大飽眼福。但是一窺究竟,節目內容的策劃,卻不堪入目,甚至讓人到了瞠目結舌的地步。

生吞活剝 新鮮料理

在節目中,製作小組都會遍尋各方美食,諸如道地的海鮮料理,或者是民眾生活中比較不會接觸到的,像是鱷魚肉,甚至還有五毒料理,蛇、 毒蠍 賴蛤蟆 等等,都是美食節目的主要目標及噱頭,並且在抓到這些動物之後,不外乎來個生吞活剝,並強調「活生生」與「活跳跳」就是「新鮮」,在動物還有感覺意識的時 候,直接將動物的肉割下食用,先來個「美味」的證明,再將這些動物放入鍋中,煎煮炒炸,動物在還是有意識的狀況下,被活生生地烤熟或煮熟,例如活活敲開螃 蟹身體,用活餌釣魚,將牛蛙活活四肢剁掉剝皮,去中國大陸拍活剝河豚,將河豚的皮剝掉,再用剪刀挖河豚眼睛,河豚仍不斷掙扎或是章魚痛苦地在熱鍋中掙扎而 死,生吞毒蠍等等,並再三地強調,這就是「新鮮」的掛保證。

動 物在被捕捉的過程中已經感受到莫大的恐懼,甚至不免已經受盡虐待,但是卻還必須在奄奄一息的狀況下,折磨地走向痛苦。有些動物成為盤中物,有些則成為號稱 可以「壯陽」的食物,例如:鱔魚在還是活著的狀況下,被刺刀放血,並且活生生地被剝皮,在極度痛苦的狀態中,再被丟入藥酒甕中,掙扎痛苦而死,讓人們對於 食物的迷思增添動物更多的苦難。西方國家在處理海鮮動物時並不著重於「生猛新鮮」的活跳跳,因此他們會直接用快速冷凍的方式,國外還有龍蝦解放陣線為敏感 的龍蝦爭取福利。澳洲甚至還立法規定蝦子的切法,因為牠是有神經會感受痛覺的動物,並不是如外界所說沒有脊椎的動物不會痛,對比台灣坊間到處吃到的活跳蝦,如此直接加調味料活吃並不合乎人道。

親自示範 戲謔動物

在節目中為求效果,主持人往往會親自示範如何捕捉動物及料理。例如,割鹿茸,一般割鹿茸的時間,從捕捉到放回,只需要幾分鐘的時間,但為了節目效果, 卻花上二十多分鐘,讓主持人親自捕捉鹿兒,鹿兒驚慌地到處閃躲,套上之後再被五花大綁。錄影的過程中,工作人員也都會尖叫連連,讓極度緊張的動物更處在焦 慮的狀態之下,甚至主持人也親自上陣,示範如何割下鹿茸。攝影機、麥克風,以及工作人員的包圍,讓動物的緊張與焦慮更形增添。加上節目主持人的技巧不熟 練,所以在割與不割之間不斷地猶豫,此種毫無由來地折磨更增加了動物焦慮與痛苦的時間。

在坊間,不乏珍奇異獸的飼養,像是鱷魚等等,通常業者會將這些動物放入水池中,主持人必定會用木棍或棒子驅趕鱷魚,讓鱷魚感受不舒服而張嘴抗議,製造 出讓主持人驚嚇的效果,再最後將鱷魚宰殺料理,成為盤中物,象徵著在兇猛的動物也都會在人類的屠刀下一命嗚呼。透過主持人的示範及戲謔動物,讓動物在緊張 的狀態下達到節目所要呈現的效果,另一方面,主持的人類沙文心態也常在節目中展現無遺,動物在活活掙扎時還會邊喊:「再跑阿!」或者沾沾自喜的炫耀說: 「非常非常爽」。更甚者還有不斷強調活活凌遲才好吃才能補身體,鼓勵觀眾吃生吞活剝的料理,此種心態實在可議,但卻隨著主持人非常倡議正日益擴大和蔓延。

狩獵追逐 痛苦不堪


狩獵山豬或者猴子,一直都是美食節目的主要的看點,工作人員往往會與獵人或農民一起到山上打獵,並將所有打獵的過程錄製下來,動物就這樣被追逐著,並 且被許多獵狗包圍,最後,所有的獵狗風湧而上,不斷地撕咬山豬,山豬痛苦嘶鳴的聲音響徹在山林間,主持人的吆喝聲,及周圍許多鼓譟的聲音,將這些動物痛苦 的表情搬上畫面。也有節目介紹獵人如何用捕獸夾夾殺獵物,動物在被捕獸夾夾住時,不斷地掙扎,痛苦無比。

更甚者,還有節目親自到非洲打獵,主持人親自上陣,享受狩獵的快感,在一陣追逐打獵的時間過後,成為槍下的亡魂。動物在逃命的過程中,內心承受著無比 的壓力與壓迫,主持人開心地向鏡頭展示自己的「獵物」,並說著狩獵種種的快感。過程中,工作人員甚至說明,如果動物被你打受傷,若你沒有繼續獵殺牠,讓牠 慢慢流血而死,那才是真正的殘忍。但是,事實是,我們本來就不應該去獵殺任何一隻動物,將娛樂建立在動物的痛苦上。當然,這些竭力逃命的動物,最後還是淪 為人們口中的烤肉及「美味」。

我們知道動物與人一樣,都具有感受痛苦的能力,且在感同身受的過程中,若我們是動物,也不希望遭受到這樣戲謔及虐待。然而,美食節目卻為了提高收視 率,在眾多節目中脫穎而出,不惜以寫實殘忍的畫面加以渲染,在競爭激烈的媒體節目裡殺出一條血路,提高收視率,滿足觀眾的口感。甚至,還出現同一個地點不 同的節目重複參訪過,為求收視利益的考量,不言而喻。在重視「生命教育」與「人道關懷」的今日,美食節目卻做出不良的示範,曲解了人們對於動物所應有的道 德關懷。更甚者,節目中所傳達的一些觀念。都是似是而非的言論,如:割鹿茸不會讓鹿感到痛苦,及將狩獵活動宣傳成一種英雄式形象等等,曲解觀眾對於動物真 正的認識及了解,也漠視了對於生命的尊重。我們不能再姑息此類行徑,希望這些節目製作能夠停止施加動物的痛苦,不再以娛樂動物做為提高收視的工具。

2007/07/13拍自三立電視台「世界那麼大」

↑回目錄↑


表達意見

給八大及三立電視台的一封抗議信

親愛的製作人及主持人:

   您好,雖然貴節目製作的美食與探險節目包羅萬象,讓人覺得內容豐富,但是內容中有許多對於動物殘忍的行為,及不人道的拍攝畫面,不宜闔家觀賞,對於孩童 的生命教育培養而言,無疑是一負面的教材。近年,動物保護的意識及觀念日漸抬頭,對於動物我們應該有更多的重視及關懷,不應為了節目的收視率,讓動物感受 到無謂的痛苦,於美食節目中一再強調生吞活剝動物才是美味,或是於探險節目裏親自下海羶腥獵殺動物,如此勇於嗜血示範實在不可思議,沾沾自喜的炫耀更令人 貽笑大方。我們要求的並不是清高,而是一種負責任的態度,希望貴單位可以轉變節目內容的企劃方向,負起媒體把關的責任,不要以風土民情的探險節目或介紹美 食的名目包裝,內容卻是譁眾取寵,為了要刺激觀眾感官,一再娛樂與戲謔無辜生命。並期提出真正有益社會的主題,未來不再讓這些殘忍的畫面在電視中出現,停 止親自帶頭於節目中戲謔動物,期待未來有更高品質及素質的節目內容。

繁多不及備載,因此只列舉各節目的一集,請大家至各節目討論區表達意見

節目討論區

節目內容

台灣全記錄(三立)

以調查野生山豬為名目,帶著很多獵狗去圍捕咬山豬,咬得傷痕累累,山豬不斷地慘叫。

世界第一等(八大)

娛樂打獵式,主持人小馬坐著吉普車,奔馳在非洲莽原搜尋獵物,拿起獵槍,對準草叢中的羚羊……羚羊中彈。他們一行人追蹤到這受傷的羚羊,小馬對著被他第一槍打受傷的羚羊,拿起槍再度瞄準時,毫不遲疑的再度開槍

第三隻眼(三立)

主持人小于親自示範抓鹿,幫忙套住嘴巴及五花大綁牠的身體,再拿刀子切牠的鹿茸,並在節目中灌輸觀眾錯誤的知識,例如:切鹿茸不會痛。

美食大三通(三立)

二個主持人跑去日本吃鯨魚,一位說:鯨魚不是保育類嗎?另一位說:是保育類,但若已經被殺了,只好吃牠!

大腳走天下(八大)

主持人幫忙捉住鱔魚,將之活活剪開肚皮和放血,主持人喝了一碗血酒之後,在牠還活的情況倒進酒桶中,鱔魚一直在藥酒中不斷掙扎。

冒險王(三立)

巴拉圭的牧場體驗,牧場主人特地殺頭牛款待他們,為了體驗牛仔生活,因此牧場主人帶他去狩獵,捉鱷魚以及幫忙套住牛後,然後再活割牛耳

食在好味道(八大)

在沒麻醉的狀況下,將豬活活閹割,因此豬在掙扎慘叫。節目中主持人並強調豬睪丸能補身壯陽。

台灣尚青(三立)

把活蝦子活活放在鍋裏燙死,活活放在酒裏生吃,主持人還強調好吃。

在中國的故事(三立)

前往福建潮洲拍魚生(中國吃的生魚片),將活的魚頭用毛巾壓住,用刀子將肉全削下來,削光了只剩骨頭,最後魚還活著,嘴巴還一開一合。主持人一直稱讚好吃。

世界那麼大(三立)

去韓國拍攝活吃生章魚,用筷子纏著活章魚開始一直捲著,直到完全貼附在筷子上後沾醬,主持人親身咀嚼示範,在吃的過程中章魚吸盤還吸著主持人的臉,腳還一直在動。

  

回目錄


保育觀點

鹿茸‧凌遲之痛

圖:范特西攝影 地點:台灣坪林 

圖說:血已經像用噴的一樣溢出,可以看到鹿露出驚慌又無奈的眼神


憫生

曾看過報上寫著:紐西蘭等舶來「鹿茸」冷凍食品為皮肉之外之副產品,遠遜於台灣不用麻醉且不「殺生」鮮採之噴血鹿茸富含血管神經,壯陽補身效果大好之台灣鹿茸……。看了這等報導,內心實在無比的沉痛,此事早已擱置於心中多年,不講出來實在有昧良心。

據我所知,早年水鹿、梅花鹿等為野生動物,禁止獵捕,約莫在二十多年前國內經濟起飛,民眾較有餘錢補身,牧民見有利可圖,便陸續有人飼養,飼養者一多, 為管理方便及衛生安全,便將其列為「經濟動物」。動物一但列為「家禽家畜」「經濟動物」,其慘況可想而知。皮、肉、骨、鞭、血的使用便不在話下,但最慘的 是鹿頭上那對角,偏偏又年年可生,不像犀牛角鋸過一次便可終身免鋸(犀角不含神經,被鋸並不痛苦),但是鹿茸有神經組織有血管被鋸時會噴血(如圖)怎不會 痛呢?一隻鹿從第一次長角開始就要面臨這樣不斷的痛苦到死,鹿便成為命運最悲慘的一類經濟動物。

電視上常常有鋸鹿茸的畫面,活生生血淋淋的過程實在令人慘不忍賭,就連打馬賽克都很難不看到血跡斑斑。有些西方國家,大都有先加以麻醉,取鹿茸後再打強心 針等甦醒劑。但大多數的華人認為若是先施打麻醉劑,對於人類會有不好的影響,因此強調不麻醉的現鋸效果較好。在台灣,旅行團會將遊客帶到景點現購新鮮鹿 茸,業者就地即時表演現鋸鹿茸讓觀光客觀賞。可憐生性敏感的鹿兒們,便在東奔西竄、四方圍捕的過程中,被制伏在地上五花大綁,一聲聲的鳴叫聲,痛到二眼發 直,淚眼汪汪的讓利鋸鋸斷富含神經血管的鹿茸,在眾人圍觀中頭上噴出的鮮血立刻被泡成鹿茸酒補血,人類張著大嘴喝著鹿血,鹿茸則秤斤論兩的被進補民眾搶購 一空,彷彿得到人間至寶一般笑得合不攏嘴。

中國傳統進補觀念凌虐不少動物,近幾年來學術單位一再發表研究報告,不斷地說明鹿茸對人體有何等的好處,使得原本就熱衷進補的國人更是趨之若鶩。就連政府 單位也跟著強力推銷,農委會還曾將特優鹿場公佈在畜牧處網頁上,使民眾能夠購買到品質最佳的「鹿茸」進補。網站還有強身補氣-國產新鮮優質鹿茸的新聞報 導。而飼養者利潤豐厚,利益薰心之下更加擴大飼養,鹿茸已由高貴中藥材變成食品、藥膳食材,而在龐大需求的背後,就是一隻隻鹿兒悲慘的故事。

看過「生命的吶喊」紀錄片的人都知道,不論是豬、牛、雞、鴨、魚…的命運是如何的悲慘,但鹿的命運與蛋雞相比,似乎不遑多讓。蛋雞是在「無期徒刑」終身監 禁、「蛋盡源絕」的情況下被判死刑,而水鹿梅花鹿是在不麻醉的情況下每年被凌遲一次,二十餘年便要驚恐、痛死二十幾次。有人說吃鹿茸不殺生,卻讓鹿兒痛得 死去活來二十餘次,最後也是難逃一死,實在比殺生更慘!(尚有殺懷孕母鹿取「鹿胎」進補,十分殘忍)

我寫此文的目的,並不敢寄望人人就此不吃鹿茸,也無法影響到多少鹿場的死忠客戶,我本身學習過中醫,對中醫中藥有一鼓說不出的好感與熱愛,但是人皆有不忍 之心、皆有慈悲之心,是否能在補身之餘也思考到一點動物福利?況且許多知名的藥物功效不輸活生生鋸下的帶血鹿茸,臨床效果也很好,鹿茸有再大的療效也一定 有可以替代的草藥。今天大家一窩風時興鹿茸的同時,我不得不說出此真相,就像許多人穿皮草時不了解動物的慘烈苦楚,讓許多人不知道而加以消費,使更多動物 受痛苦,實在太不道德。希望以後大家在採購動物性食品及用品時,能用更慈悲更寬廣的心來衡量,才是人類與動物、與自然界的相處之道。

 圖:范特西攝影  地點:台灣坪林  

圖說:看到鹿整個固定的情況,鹿血大約流出有一公升左右,應該說是用噴的

 

圖:范特西攝影 地點:台灣坪林

 圖說:這隻鹿血太多了,上藥後還一直噴出,所以在壓住跟拉繩子止血

編者註:關於鹿茸的替代草藥請參閱台灣動物之聲第144期《就科學和道德論鹿茸及替代中藥》。在此 感謝范特西提供照片,欲知詳實鹿茸採收紀錄請點選下列網址

http://tw.myblog.yahoo.com/jun_ice71/article?mid=311#2830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