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想像的璞蘭戴薇

轉自 :http://blog.udn.com/Horace2007/1267258

「強盜王后璞蘭戴薇」  戴薇著  蔡桂蘭譯  麥田2002年出版

這是一本口述傳記。原書是以法文寫成,兩位作家花了18個月的時間,來回印度8趟,作了兩千頁的訪問記錄,才完成這一本傳記式的書。

從網路蒐尋到的資料表示,本書原法文書名「Moi, Phoolan Devi, Reine des Bandits」應譯為「我,()璞蘭戴薇,並非強盜。」,中文譯名卻是「強盜王后璞蘭戴薇」,這樣完全與原書名不同的翻法,是一種相當值得玩味的思維。

 

書本內容簡介

璞蘭戴薇(Phoolan Devi)1963年出生於印度最貧窮的烏塔帕德斯邦,父親是個貧農,家中卻有小孩6人,五女一男,她排行第三。在種姓制度下(註:從上到下分為婆羅門、剎帝利、吠舍、首陀羅)她的父母就是種姓制度中最低賤的首陀羅下更低賤的「馬拉」階級中的貧農,註定一生要受到凌辱。她的父親卻從內心認命,不敢有任何反抗,久而久之,馴化成為庸懦的弱者,非但無法保護自己的家人,在另一種角度下,他門反而是配合種姓制度成為自己女兒的加害人。

在印度,法律規定女子16歲才可以出嫁,但在貧下賤棉階級的買賣婚姻惡習裏,卻經常在此之前即將女兒賣掉。璞蘭戴薇就是這樣,在12歲時被迫嫁給大她20多歲的鰥夫普帝拉爾,比璞蘭戴薇家有錢,雖然和她們是同樣的「首陀羅」階級,卻是其下高她們一等的塔吉階層。璞蘭戴薇嫁的男人是一個暴虐惡毒的丈夫,之所以急著要把12歲的小女生娶進門,只是為了讓她成為做家事的騾和發洩性慾的工具。

不 曉人事的璞蘭戴薇可以成為家事奴僕卻無法曲意承歡,遭到丈夫的摧殘虐待和痛打,她只能哀號、逃避和反抗。後來以丈夫拋棄對她的主權而擺脫丈夫的糾纏,但在 印度,長期的種姓制度和性別歧視,已使歧視內化成為封建制度,受虐婦女的被拋棄不會有人去追究原因,只有一個固定的答案,就是被棄的女人一定是錯的,是家 庭的恥辱,是任何男人都有權去強姦她的。

因此在璞蘭戴薇回到家後,被有勢力的村委和村民在她的父母面前把她輪暴,奴從於封建血滴子的父母竟然只能無助的呆望飲泣。由於遭到陷害,璞蘭戴薇被誣告為土匪而入獄,在獄中遭到警察的恐嚇及獄卒輪姦。

接著親戚因霸佔璞蘭戴薇家的財產,畏懼於璞蘭戴薇血脈中叛逆的覺醒,據理力爭的反傳統力量,唆使土匪將其綁架及殺害她。但土匪頭目之一的維卡(同屬「馬拉」賤民)發 現她只不過是一個小女孩,不但未加以凌辱殺害,反而制止主張強暴和殺害璞蘭戴薇的另一土匪頭目巴布輕舉妄動,盡力去保護她,後來更因此與巴布發生嚴重內鬨 而殺死巴布。隨著情勢的演變,璞蘭戴薇成為維卡的妻子,但維卡尊重她,再她沒有完全願意把身心託付給維卡前,他絕對的尊重她。後來,璞蘭戴薇總算對維卡完 全信任,並願意真正成為她的妻子。

可是如此的甜蜜是短暫的,念舊感恩的維卡花大筆金錢付出保釋金去營救以前在獄中的老師,史立涵和拉拉涵兄弟(是塔吉),卻因而種下維卡被殺的命運。雖然維卡帶領著所有弟兄,尊稱史立涵為首領,但史立涵和拉拉涵兄弟的行徑與維卡完全不同。想要擁有絕對掌控權,並有塔吉對馬拉的蔑視,史立涵和拉拉涵兄弟設計暗狙殺了維卡,她被史立涵和拉拉涵幫眾輪姦。

當她逃脫後,璞蘭戴薇傷痛於惟一她尊敬而且愛她的男人被暗殺,1981年璞蘭戴薇的自組幫派為夫報仇。她和幫眾都是以為富不仁的土紳惡霸或欺壓賤民的其他階級的人為打劫對象,將劫掠所得濟助窮人,深得賤民階級的愛戴。

根據印度官方統計,她的幫派共犯下各種綁架勒贖、搶劫、殺人案件70餘起,印度全國震動。使得當時的總理甘地夫人赫然震怒,下令清剿。她在逃過千餘警察多次圍勦後,率眾避入鄰近的馬地亞帕德斯邦。在馬地亞帕德斯邦政府的一個高級警官穿梭下,雙方進行談判,她願意以服刑8年為條件換取棄械投降。1983212日邦總理親自出面舉行棄械投降儀式,未經審判,璞蘭戴薇即入獄服刑,這年她才20歲。

但她入獄後,當地政府顯然就違背了服刑8年的約定,她在監牢裏轉眼就關了11年。好在當地的政治生態有了重大的變化,當地的賤民階級自覺意識漸漸提升,並組成了「賤民黨」。199312月該邦議會大選,該黨席次由12席暴增為60席,它和結盟的共產黨及社會黨,在425席中獲得過半數的席位,取得邦的執政權。

這是賤民階級首次在印度政治史上揚眉吐氣,馬拉傳奇盜后璞蘭戴薇自然成為被關注的焦點,要求釋放她的聲浪升高。19941月,賤民黨、共產黨及社會黨三黨聯合邦政府一組成,邦總理即宣告璞蘭戴薇「她受的苦已夠多了」,218日她終於獲釋了,在監獄門口受到數千名賤民代表的歡迎。

出獄後當年(1994)即代表賤民黨角逐國會議員,一舉成功。1996年競選連任失敗,但接下來的兩次選舉,她都順利蟬連。她並成立了一個「被蹂躪者救援組織」,主要是在協助賤民階級的婦女,印度賤民階級的婦女好像有了希望。

只是當年她為報夫仇,曾將出賣維卡的那個村莊裏的22人殺害,這些人的家屬已集資僱用殺手要暗殺她。璞蘭戴薇知道這項消息,要求印度政府特許她擁有槍枝以自衛。可是因為璞蘭戴薇曾經是女土匪,政府為免引來社會輿論的,拒絕了她的要求,註定了她悲劇人生即將結束。

2001724日璞蘭戴薇在首都新德里,被行刺身亡,結束了她傳奇但有爭議的一生。這年她38歲。

 

印度的種姓制度

要理解璞蘭戴薇悲慘無奈的一生,必須先要對印度流傳3000多年的種姓制度有所了解。在此先引璞蘭戴薇說的一段話:

  「    我一輩子一直向神提出同樣的問題:

我來到這個世界是否為了受苦受難?是否為了當奴才?

神啊!為何我不生為牲畜呢?在印度的社會,牲畜是自由而受到尊敬的,甚至野狗的遭遇都比我強。

如果我生為男人,就不會有這種悲慘境遇,我因生為女人而身心遭受蹂躪、摧殘。

唯一尊重我、愛我的男人在我的眼前被暗殺,他告訴我種姓制度下沒地位的下層階級,一樣有權被看成是人。

希望和我有相同命運的人不再重蹈覆轍,我並衷心祈禱,來生命運不會再如此捉弄我。」

這樣卑微的呼喚是我們這個社會的人可能想像不到的,雖然很多外籍配偶和外籍勞工、僕傭,也許也受到同樣的凌辱和迫害,但台灣社會裏正常的一般人是無法想像在地球上竟然還存在這種非人道的世界,而它正存在號稱金磚四國、正由世界外包中心轉型為轉包中心的印度。

印度種姓制度分成四個階級,在印度已經有四千年歷史。早在西元前兩千年,阿利安人侵入佔領印度西北部時,便傳入婆羅門教的吠陀文化,建立了印度的種姓制度。

早期是因為社會上分工任務需要而分,征服者印歐民族分為三個種姓:

一、婆羅門:負責聖書詮釋工作的博學者、教授、僧侶、祭司。

二、剎帝利:保衛疆土、執行法律、維持社會秩序的戰士、王室貴族。

三、吠舍:一般平民、農民、商人、手工業者。

後來把本土居民和其他被征服者,當做是其他三個種姓的奴僕,歸類為第四個種姓,就是首陀羅。

因 為職業上的需要,每個種姓裏面又再分幾個附屬階層。而原來這種姓制度並不是不可互跨的鴻溝,可以因為人的才華和願望轉換種姓。但後來因為宗教意識抬頭,制 度僵化了,就變成牢不可破的封建枷鎖。種姓成為世襲而無法更改的標記,人一出生就被限定是那一種姓的那一階層。幾世紀以來,種姓制度成為頭三個階層控制和 剝削首陀羅最有效的工具。

另外有一些比首陀羅更低層的馬拉人,成為第五階層。他們不能擁有土地,飲食器皿必須與其他人分開,也不能出入井邊或廟宇,並且被迫徒手清潔廁所,替社會層級較高的印度家庭清理穢物。

印度憲法雖然明文規定不准階級歧視,但階級觀念深植人心,積習難改。此外,因為嚴明的社會階級劃分,方便統治者管理,當權者也就不那麼積極想要改變。而且既得利益者通常就是社會權力和財富的掌握者,對政治有巨大的影響力,更是改革的絕大阻力。

 

印度的種姓制度到21世紀的今天真的存在嗎?

在璞蘭戴薇被刺身亡的隔年,200259日環球時報的記者錢鋒採訪印度賤民區後,寫了一篇「住在骯臟貧民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獨家報導,內容包括:

一、按照印度教教義,賤民,印度語Dalits,意為「不可接觸之人」,其他種姓不僅不能與他們交往,連喝水都不能共用一口井。大約23的人目不識丁,只有7%的人能喝到潔淨的飲用水。

二、賤民的生命財產缺乏基本保障,即使在今天,在印度廣大農村乃至一些城市,賤民被高種姓人歧視、打罵、蹂躪甚至殺害的現象仍屢見不鮮。

三、賤民昌德‧卡巴表示,高種姓的人嫌她先打水會污染了整個水井。不僅如此,有些村裏人還經常找麻煩,踢翻她的水罐,對她惡語相加,稱如果看到她,一整天都要倒霉。

四、由於受教育程度低,不少賤民的視野狹窄,他們中有很多人雖然認為種姓制度不合理,但又認為這種制度如膚色一樣難以改變,使得他們只能每天不停地在神像前祈禱,在自我否定中生活,寄希望於來世。

在璞蘭戴薇被刺身亡的第四年,2005106日, 美國國會針對印度種姓制度下的「賤民階級」,召開史無前例的聽證會。報導中指出,印度十億人口中,賤民估計約佔兩億人,在印度兩千五百年種姓制度下,一直 是社會的最底層階級。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中相關人士指出,印度賤民由於出生家庭,一生下來就被歸為賤民,面臨歧視、虐待、刑求與死亡。

美國眾議員史密斯表示,多數賤民生活極端窮困,基督教傳教士在當地發動教育與醫療計劃,讓賤民階級受惠,生活條件有所進步,但印度極端份子卻對此相當不滿。

史密斯並指出:「改信基督教者或基督教傳教士特別成為攻擊目標,同時針對基督教徒採取暴力攻擊,通常不會受到懲罰。」他更指出,印度境內許多省通過「反改信宗教法」,已經違反印度憲法中保護宗教自由的規定。

 

不會只有一個璞蘭戴薇

從「強盜王后璞蘭戴薇」這本書裏,讓人無法想像在20世紀的文明世界,種姓制度這種嚴重違反人權的制度竟然還在人類社會,提供一個階級壓迫宰制另一階層的藉口。讓生為賤民的人發出如下的悲鳴:「神啊!為何我不生為牲畜呢?在印度的社會,牲畜是自由而受到尊敬的,甚至野狗的遭遇都比我強。」

可 嘆的是,在世界是平的書裏扮演積極角色的印度,本身竟然有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人民一出生就被推到貧困低賤且不法翻身的地獄深淵。像璞蘭戴薇所在十六歲青春 年華前所遭遇的地獄般境遇,沒有看過「強盜王后璞蘭戴薇」這本書或深入探訪印度賤民區的人,根本無法想像地球上還有這樣的黑暗角落。

書中所敘述的賤民自甘作賤,同樣的賤民欺凌賤民,出賣賤民。這樣的弱者傷害更弱者的卑陋人性,比起那些強凌弱更令人氣憤。

一個社會如果區分階級,就註定不會是平等的社會。如果以階級欺負另一階級不以為罪,就註定是個走向地獄的社會。我相信,印度高種姓社會如果不能體會到人生來具有同等基本人權,那璞蘭戴薇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