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mitivist anarchist

 

我想這幾個年頭primitivist anarchist又回到台面來了 就是說現在是一個primitivist anarchist發展的新日子 這不外乎和過去積極幾十年熱度發展的環境激進主義有幾分的關係 去年蠻野心足的網站上在找尋人來翻譯John Zerzan的書 很奇妙的像他這樣一個激進的綠色安那奇居然也會讓這樣一個台灣的環保組織 產生興趣 無耐我本身對綠色安那其本身沒有什麼太大的接觸 除了過去幾年在歐洲幾次的相遇外 還有此次去歐洲發現了綠色安那其扮隨著很多的合作農場以不同的形式開始深值在這些安那其主義者心中

讓我不免好奇的是 這些人事實上不太提到綠色安那其的說法 統稱他們認為他們只是安那其主義者 對共產主義字眼相當的敏感 也就是說非常的排斥 他們斥責毛澤東是嗜血的法西思主義者 這個與在中國修讀政治/社會學的西方安那其主義者不同 普遍的亞洲或是呆過亞洲的安那其主義者 都對所謂的毛派或是共產主義者有某些程度上的同情

不多說贅言 本篇還是來談談primitivist anarchist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我的介紹都比較從我主觀看到的東西來談 也就是說你想要了解比較大的方向請自己去wiki一下)

primitivist anarchist他們的主軸是以批判反對 文明社會 發展為主軸 他們追求的是一個在於更早於農業社會的獸獵生活 他們相信唯有這樣”回到最初”的人類生活方式才是唯一的可能 在很多地方 他們對於這樣一個生活的社會 任為他不該有個正式的社群存在 這是比較與我們所知主流安那其不同的地方 他們認為每一個人出生在一個土地就是要以土地上所有的一切為生 而那些他所沒有的 意指你也不需要他們 在這樣的情況下 每個人都是個獨立個體 他們與人的接觸變成是比較片斷性的 和偶然性的 因此有很多人斥責這樣的生存方式將使人與人產生疏離 不過在某種程度上這只是觀點上的不同 況且primitivist anarchist所稱之的社會是過度的理想化的 不過如同盡遇主義者 他們強調的是 這個在革命之後的日子 將沒有次序 沒有計畫 沒有幫你料想好的一切 所有的未知將由每個個人來自行填滿

在歐洲的無政府主義他們所傾向的是一個不同的世界 他們追尋的是那個有著互助農場的互助社 可是他們也渴望在之中過著獸獵生活的遷徙 而在他們在互助社互相的交流/溝通的方式上事實上也仍存有著一個非正式成文的規則在 就像在佔屋裡”不煮肉食”的規定一樣 他並不頒布任何形式上的規則但是存在於所有在此場所的所有人心中 這是一種不同於所謂主流認知的 組織 方式

在這樣的情況下 Primitivist anarchist是被撥成一塊一塊的想法 滲入在一般的安那其主義之中 與日常生活中的實踐裡 也似乎這樣的想法開始在亞洲的第三世界開始有了屬於自的一個新的發展場景 就說在某些第三世界國家中似乎也因為環境的不同 產生了城市獸獵安那其的存在 這些年輕人帶著他們的帳篷在任何他們落腳的地方築巢 隔天又踏上了另外的行程走向另外一個他們未知的未來 他們乞討與偷竊 以路上所有的一切為生 只是這樣的生活似乎無法維持許久

而總說 他們那個出世的生活 似乎在全球的無政府主義行動中 是撥離的一塊 就說 在他們的世界裡沒有世界這回事 他們腳下所踩的就是他們的世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