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 Crimethinc. 批鬥.犯罪思考.

>>這篇文章寫得很有意思,好好的大評論了一翻犯罪思考,我想他裡面提出的很多問題就是正存在於無政府主義場景中最大的問題。像是很多的無政府主義小孩其實都是仗著自己生活環境的優勢而去指稱那些為生活而工作的無政府主義者出賣了無政府的信念。對於寫者在工作方面上的看法我還有一些出路,但是他反對「反工作」者的理由我倒是非常讚同。無知其實是充斥在無政府主義者之中的,很多人因為自己的無知才躲到無政府主義之中,因為他們的無知讓他們以為在無政府主義一切都很模稜兩可,不然就是無法說出自己的看法,不然就是為了純反對而反對。(在過去我對於這些人有很大的排斥,有些人因此以為我在無政府之中搞精英,這真是最大的誤會。)其實無政府主義背後有很多的理論基礎,(只是我個人口才不好也講不出個具體的東西來)就在印尼無政府主義者傳完這個給我看以後,我們討論了一下對於工團無政府主義(他本身是工團無政府主義),無政府共產主義還有境遇主義等等方面,我同意在一個資本主義的社會之下,若是硬要成為一個純然的無政府個人主義是非常不負責的行為,因為他造成了與現實社會脫勾的情況,所以無政府工團或是無政府共產主義,這些試圖在搞工會還有組織人民/農民/社會的人似乎才真正的在現實中找尋出路,就像寫者在文中提到的一句最重要的話,「只有當所有的人都是自由的時候,我們才可能自由」。希望這篇斷隻殘篇的翻譯文可以給對無政府主義有興趣的人更多的思考。(以下我將我同意的部分用紅字與不同意之處用藍字放上。翻譯中間我跳了很多我覺得不是很重要的例子或是字句。)

再思考犯罪思考
W. Sunday

“你的政治哲學,中產階級的要命!”

有兩種方式可以活出資本主義的枷鎖,要嘛你革命要麻就是死亡。 要是有誰跟你說不同的話,那他們就是在扯謊。來自美國的犯罪思考混合了無政府思想與那放蕩不羈的生活方式,還有那帶著面紗的反文明意圖,讓你相信只要你辭掉工作,在垃圾桶找食物,還有做那一切你想幹的事,就是脫離資本主義的控制。他們印了漂亮的書和雜誌,混上那些酷炫的犯罪點子和無用的行動/龐客次文化行動。- 像是要食物不要炸彈、佔屋,等等…。他們只是自稱的無政府主義者,毫無階級分析,讓我們就來看看他們那神秘的”無政府俱樂部”。

crimethinc.jpg

犯罪思考自稱他們的存在非實體而是充滿神秘主義與詩意般的存在於人心與空氣中,先來看看吧,他們事實上是實體存在的,不只有幾個連絡地址,出了幾本書,還有一個線上購物區、和幾個網站。算是個鬆散的組織、有幾分的新左派、境遇主義、原始主義還有一堆那些他們自己看幾本哲學書裡的那些名詞解釋… 他們說每個人都可用他們書裡的內文,他們的名稱,但是每個人都是個自運作的。看似沒有一個正式的結構、會員,或是決策過成。讓你不禁想他是不是像他們自己說的是一個分權化的組織。事實上,雖然幾百小孩在世界各地好像很理所當然的自稱起犯罪思考一員,但他們事實上有20或甚至不到的人在這個名稱之下工作,這些人才有那個榮幸去出版以犯罪思考為名的出版品,他們也控制著一切。自稱自己是他們的一員好像是讓你以為自己就有那麼些歸屬感…。當你是個人生無聊的中產階級小鬼頭,他們那些看起來設計感頗高還有那些充滿熱情的文字馬上就淫獲你了吧。但問題就是,當你真的要對他們的內容做些什麼批判性的言論,你就會發現他們其實根本沒談些什麼。
很多犯罪思考的關點來自於境遇主義”每天生活的改變”。境遇主義者是受到馬克思強烈影響的(但事實上很多的境遇主義者卻會公開聲稱他們決對的反馬派,怪吧!)同時犯罪思考也是深受美國消費文化所影響。每天生活的改變事實上指的就是打破現在的剝削體制,去參與那個歷史上一直持續的無產階級與控制階級的階級抗爭。犯罪思考為此階級抗爭下了一個孩子氣的有趣為前提的個人抗爭。偷東西、到垃圾桶翻食物、不工作,這些被稱為是活在體制外下的革命,但事實上他們像是寄生般的生活在資本主義之下。這些無知的中產階級小孩(就像嘻皮們)最終要被社會所改變,在那幾年他們”窮苦”的生活之後,就在他們在逃避這本書中說的 “窮苦、沒有工作、沒有家的 -如果你沒有活得快樂,你就不是活得正確”
高傲的、優勢的,中產階級鬼屁。那些會覺得窮苦是有趣的事的只有那些它媽有錢的小鬼裝窮或是在體會窮苦說出的話。窮苦、沒有工作,沒有家的生活是非常嚴重的問題,也是無政府主義者應該要團結起來所對抗的。

真實的情況就是你無法一路上就是抵制資本主義,從體制中逃出不能改變什麼,當你這麼做了只是在像體制內的人銷售另外一種體制下發展出來的逃脫生活,而這些將人與社會隔離和對革命的追求只是增強體制的強度。資本主義是一個強制控制的體制,我們工作不是為了要去支持這個體制,而是我們需要食物、住所,和醫療。真得可以離開資本主義的生活是需要錢的。我們惟一能得到錢的方式是出賣我門的勞力,不然就是腐敗,這就是資本主義。我不想去垃圾捅撿菜餵我的孩子們,這不是實際的作法。使用你那膚色還有中產階級、西方的優勢不是據革命性的將你自己移除體制的最好方法,而事實上還有很多人困在之中。們不是自由的,直到我們全部都是自的為止。

更讓人擔心的是這個很多的年輕孩子都有的“我們反對這個世界”心態,他們視那些工作的人為他們在資本主義體制下的敵人,而這個體制他們並不全然了解,而他們出版品中也從未告知。

一個犯罪思考者顯示了他那對階級抗爭的無知。抵制多國企業或是生活在一反社會的生活形之下,之能對資本主義產生很少的改變,因為資本主義的重點是在支薪勞工的社會關係之上。我當然不反對他們那個反社會的生活方式或是那個靠撿菜維生的日子。他們自滿的相信只有自己的生活是對的,而其它人都被洗腦了。

他們最近的出版品 “沙漠的菜單:一個無政府主義的食譜”就暗示了它們那個最大的問題之處。這本書寫的是那些有趣的搞怪/行動資訊。在那本充滿嚴重錯誤的”白天的戰爭,晚上的愛戀“之後的發表,他教你怎麼搞黑磚網,佔屋等等一些沒啥屁用的東西,不然就是那些毫無政府思維的狗屁。好像講的是要以在白天的戰爭這個點的理論去實踐,可是問題就是白天的戰爭裡根本沒什麼理論可言,只是幹爽的而已。而小書提到的教你怎麼組成一個黑磚行動,這個在毫無社會情況的理解下根本是非常危險的行為。無政府主義的直接行動好像被消費成一個反生產下的行動模式。這本書當它試圖提到一些比較嚴肅的議題時更是丟盡了自己的臉,像是那個怎麼在工作場所組成一個工會、怎麼在學校組織、怎麼做連絡工作還有幫助社區工作….,等等..。完全想的是速食的組織工作,將這些事情看做簡單的工作而不把自己投注在之中經營。往往講得只是那些那你聽起來很酷的事,聽起來危險但可以讓你爽的事。

當最近法國的學生佔領他們的大學,搗亂他們城市去反CPE法時,一個犯罪思考成員對這些組織學生的評論是:

“當我看到法國的情況,我常常想,他們沒有足夠的撿剩菜(dumpster divers)團體存在”

對於批判的缺乏還有自發性的集中,和那很多的嚴重錯誤讓我不禁懷疑他們根本不相信革命,而且事實上對於或在這樣一個資本主義之下還蠻爽快的,這也是一個可以讓他們以這樣生活方式活下去的環境。這可解釋為什麼犯罪思考對革命完全沒有任何理論,也不知道該怎麼樣去推翻體制,還有那些維持在推翻體制之後未來的那個後革命世界裡的生活,我們才不會一再的重覆CNT還有其他過去歷史的錯誤。

一個無意識的革命會使得勞工階級無法保護自己受到反動還有國家社會主義的威脅。犯罪思考呼籲在每天的日子裡革命卻不在生命中做革命,他們找尋那些只在忽自己還有周遭一切人的個人次文化定義。一個老是停不下來,被寵壞的美國中產階級孩子革命,他們瞧不起那些組織的勞工和無政府主義者,因為那正是使他們中產階級生活受到威脅的力量。

就像我機乎有每一本犯罪思考出過的書,而事實上每本書都被高度評價,有多少人視那本逃避為最棒的思想革命小說,年輕人幻想著自己是書中的那個主角。而犯罪思考賣給我們的也不單純的是那些所謂「文化」,他們賣給我們的是那種對於浪漫的幻想,我們想像中的革命是那樣充滿著神秘與不可預知性的冒險,但事實上真正的革命卻是最繁複,有時是無趣的everyday life,而我們也不該把任何人給拋棄在這個革命之中,不管是7-11的打零工小弟還是血汗工廠的老媽媽。雖然我還是喜歡犯罪思考出過的所有書籍,但是在真實的世界是另外一個戰場,在革命之中偶爾看看浪漫文學也是不錯的調計身心辦法,只是當你把一個18歲少年的惡搞人生在你真實的人生中試圖實現時,就請別自稱為一個無政府主義者,或是一個革命者。

又隔外生枝一翻 ,在2002或是2003年當我剛認識一個台灣龐克時,他指稱我過去的生活 “是一個龐克聖經” 時,我當時感到非常的訝異,為什麼他會這麼形容一個似乎這麼fUCKED UP的生活,再後來當我發現所有的人都津津有味的聽著我說的那段故事時,我才發現這些人是多麼的fUCKED UP,他們自以為有一個進步的人生。在某種瘋狂的程度下崇拜窮苦,他們喜歡而且甚至是試圖追求這樣的生活方式,在夏天午後騎著自己塗鴉過的黑色爛機車,在台北街道竄進竄入的試圖找到一個”廢虛”來佔領,跟著和朋友提著一個小冰箱裝著幾瓶裨酒,發電機,美術電影,這些年輕人在被社會主流價值評斷時,擺出不屑的表情,互相偷偷的崇拜著對方,還有那在午後廢虛內汗流浹背的激情,留下來的是那幾個以為爬上了高架就代表了自我發覺的天真20歲上下孩子,他們以站領之名從冷氣房的家裡逃出來,拿著黑旗或紅旗的想要領軍一個充滿中產階級,或是資本主義反文化告訴我們他們不同的人生。我很抱歉,若是當我聽你說話時顯出很厭煩的表情。有些人告訴我們,我們過度崇尚了外國的革命,說完這些人拿著四不像的翻譯文學,告訴我們他們要走台灣的路,淑不知,這些他們指稱的人也只是比較高水準的另外一種翻本。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停止去追尋那些我們所稱之為的次文化,反文化, 也或是那個自己為的革命,而認真的面對我們所處的世界,提出問題,用盡一生來解決/尋找答案

這絕不是關於,你已經在星期一到五在NGO工作,或是參與反主流行動後,其他時間就該放輕鬆的不去在乎這一些事,如果你還有時間可以 “去度假” ,或是隨時抽離自己於運動之中。你就是從來沒有與你做的事同生共死過。充其量你只是很努力的在做你的工作。(這個特別指稱所有的大學進步教授們)

Advertisements

1 Comment

  1. 睇完整編文章,真痛心,點解佔中賊被人洗腦洗到祟尚無政府狀況,要三不管,大佬,你有你祟尚你訓街,偷竊,強盜既所謂民主 主義,我地現實中要為兩餐糊口既人要生活啊!反之,我們市民要聲討你班廢青,啦去啪左,得唔得呀!賤人!強廹人要走你地set梗既 無政府共產路,新派紅衛兵,你地去自殺死左仲好,不要拖垮香港,累死市民呀!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