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政府主義者

我想我已經離開這個社會很久了
我相信共享 也相信推翻私有制的作法
這讓我處處遇到很多的困境

就像對於我個人的東西 我並不太計較
怎麼說呢 就是我並不很執意的計算著所有的東西
工作的小時/誰投注的東西比較多/怎麼樣公平的分工

就像我說的 有些人是天生的無政府主義者
他們不需要去體現這個主義 而這個主義就可以很自然的在他們生活中做出實踐

在無政府的實踐中每個人都可以盡力且快樂的發揮其所長 做自己能夠做的任何事情
如果我可能在10分鐘內縫完三條被子 我就不會因為旁邊的人只在10分鐘完成一件被子而說 好那我就只要跟你做的一樣 我不需要多做
我不會去想你是因為偷懶才這樣 而只是思考我自己是不是有做到我該做好的事
無政府不去思考這樣的事 因為我們都很自然在這個自然的律動中以自己適合的方式來做結合 我們也相信其他人會如此

可是在這之中 我也很努力的希望不去將我自的模式套在別人的身上 這世界上有幾個無政府主義者 kropotikin說
我並不想要求別人像我一樣分享 雖然我會不停的囉嗦動物權 或是環境問題
可是我並不會執意要每個人都同我一樣
即使 我知道我的存在造成很多的人的厭煩
像是他們會說我是自認清高 只因為我吃素 不過這只是在我在對我自己檢視時 我可以很直接的面對自己 而不受到扭曲
我相信所有生命都應該是平等的 這對我不會很痛苦 不會特別麻煩 我不需要很做作的看到狗說 喔 天啊好可愛 就像我不會看到任何一個人就說 喔你好可愛 跑上前去讓他聞我的手 摸他的下巴 是一樣的道理

就像我是個直刃族 不是因為我很努力的忍住不去抽煙跟喝久還有假裝我很喜歡hardcore punk
而是我喜歡這樣的生活 我對跟別人在一起喝酒 或是抽煙並沒有什麼渴望 也不覺得我必須這麼做 我喜歡hardcore punk因為他帶給我很多的靈感 跟衝擊 讓我覺得想在路上大叫 很開心的活下去
人的選擇本來就不同 並不是你覺得自在或帶给你快樂的東西 別人不這麼選擇 他們就是在壓抑或不快樂 如果不是如此的話世界怎麼會那麼五花八門

我喜歡分享東西 如果我能夠 這是一個前提
務實一點去想 我相信無政府主義 但這個世界並不如此 當我興致勃勃的說 我準備好分享時 對另外一個非無政府主義者 可能是最好的 利用
因為世界上很多人是投機主義者 他們老是想從中間撈出一些什麼好處
當然他們喜歡無政府主義者 因為他們老是說 好的 我願意幫忙 我會站出來 ….
不過當然 很多並不是如此般想 他們只是因為社會的調教讓他們變成了只在乎自己的自我主義者
很多人從我的手上拿了很多東西離去 他們對我微笑
而當我提出抗議時
他們會說 你並不是一個好的無政府主義者
因為你沒有真正的無私的分享

我當然提出抗議 往往這些東西被拿走 貫上他們的名字
或是被他們據為己有
又再度被成了私有財 他們看著我說 你是個無政府主義者嘛? 他們用著懷疑的眼神看著我

今天我在公司跟某人討論 原住民該有什麼時
我不願在他對他們的歧視下 跟他有再下去的討論
建立在歧視下的爭論 毫無意義可言

我喜歡省思自己的話與自己的行為 並不是我是一個糾察隊或是清教徒
我只是很喜歡不停的在錯誤中學習 或是內在挑戰自我實踐能力的人
因為這是無政府主義的模式 也是我個人的模式
當你看待這世界上的規定都不為規定 法律都不純在時 你是惟一一個為自己決定幹什麼 怎麼幹的人
當你失去了自我的省思能力 盲目的跟著所謂無政府”你個人自認為的教條”的教條走時
你唯一能達到的路就是混亂 與無秩序

在此為我個人做個解釋
還有我想我不需要容忍任何人加之於我的任何困境 只是因為他們覺得我是無政府主義者
他們就可以為我亂下定論或是硬要我和著他們覺得無政府該有的樣子行事
也或從我的手上不停的取用 但他們卻濫用的東西

會想寫這篇文章也算是對自己做一個允諾
過去我一直忍受一般人加之於我的困擾
因為我認為人性本善 如果他們這樣要求你 一定有很好的理由
或是他不工作並不是因為他懶惰 只是因為他想有別的發展
這之中我一直努力做好我的部分 也幫了很多人做他們的部分 因為我也相信他們不是故意把這些東西推到我的頭上來
但最近做了些思考 我發現在些東西一直在我的人生中不停的出現
我一直再幫別人還債(真正的還債) 或是別人捅了婁子 我拼命在補破網
以往的工作中 我從來沒有一次是只需要做自己的工作 我一直在做自己的工作時還要做別人說 他們做不完的工作
大部分時間是因此他們花了太多時間在擦他的指甲油 跟其他同事在外面抽煙 或是因為還要學軟體太麻煩了 英文看不懂/聽不懂/讀不懂
之前我更因為幫外國的朋友解決他的債務 而決定回來台灣 放棄我之前的一切 和我所有的朋友 我的夢想 跟我可能的未來
這一切只都因為 我雖然一直說有人是踩在別人臉上往上爬 但卻一直不願相信的愚蠢
我看著別人翹著二郎腿在我工作到將近虛脫回家時 邊彈著吉他邊看著我說 你有買今天的晚餐嘛?
我被朋友不耐煩的口氣說著話 只因他們自己給錯日期讓我打了十幾家旅行社好不容易訂到的機票得取消 他們看著我說 你得想辦法!

終究我老媽只是搖搖頭說
當你一直都在為別人做事做習慣時 有一天你累了你說你做不來了
不會有人會幫你做下去 他們只會厭惡的看著你說 你怎麼可以不再繼續

那68學運上那個因為司機離開巴士而起身去開車的女人 還有那個當他到站後下車繼續起來開車的人 到底到那去了?
最後 – 我是不是無政府主義者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