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鴉

到底有幾個人經過路上看到塗鴉時會注意到 台灣的塗鴉者正在做什麼樣的事情
有幾個人發現 路上的塗鴉 不再只是年輕人宣洩純發當時情緒的無聊字眼 也或是”沒意義”的簽名
我不是一個塗鴉人 即使有些人會這麼叫我 (你知道當你存在一個地方 人們總是挑出你那個小小的不同大作文章)

我  不是一個塗鴉人

即使我也會在半夜拿著一大捆的厚紙版溜上街 在沒有人的馬路上騎腳踏車 大聲嚷嚷大聲唱歌
有時也會在沒有人的暗巷偷偷的練著畫freehand, 只有Toy程度的freehand

我對於塗鴉 只是一個使用這個工具的機會主義者 我的作品 常常不在於作品本身 而是作品後面那個我想說的訊息 有時是飛彈 有時是戰爭 有時是痛苦 跟數不完的struggle

就是說   我對於塗鴉是一個三流的使用者 來來去去 因此我老事想嘗試不同的東西

從13歲開始 我就發現 當我拿起筆可以畫出個什麼東西 那是因為我想說什麼  什麼東西必須被說出來 藝術對於我

我只是個三流的使用者

我對我做作品中的藝術 不夠respect 不夠崇高 過度務實 失去浪漫 沒有心血 只有過多的吶喊

因此 我對台灣的塗鴉者有著數不完的respect 當我們像消費graffiti一樣 拿起噴頭 在噴漆的毒氣中找尋對自我的認同的同時 我們不給與作品生命 而作品也存在於那失去自我

真正的graffiti writer 用心做出作品 與他們的作品同在 因此名字代表了人 人代表了名字 他們與他們的作品一體兩面

當所有的其他東西 與事件在被過度推崇時 他們存在 他們進步 他們將這個城市佈置為一個開放畫廊 他們對話

每天每個人走過這個畫廊中 他們不為所動 不為所知 他們走過 難以理解的英文字母被他們稱之為年輕人過度的放縱 髒空氣將他們隔絕出這一切 他們盲從於流行雜誌/媒體所稱之名詞定義

他們崇拜著消費文化真人 他們的崇拜被消費著 被扭曲 被利用

這一切是他們的一切 他們的生命 他們把自己攤開變成畫作在街頭 而什麼時候 人們會開始看到文化的內殼中 理解他們過去所過度推崇的一切 更像是個速食餐點  而他們視而不見的東西已經早開始茗芽 成長 終究我們的漠視無法阻斷他們的努力 但是什麼時候人們會開始看見 希望 piece by piece 紀錄片 會是第一步 人們開始發現 塗鴉文化!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