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權利何以可能?

動物權利何以可能?

邱仁宗
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 研究員
華中理工大學
生命倫理學教授

一、前言

在是談論動物權利的時候了。有一種說法是,現在人的權利還顧不過來,哪有時間維護動物的權利?這種說法似是而非。說它“似是”,因爲在實際工作上可能會有不協調之處。然而說這種說法的“非”,是因爲它會取消任何維護權利的工作。因爲如果它在原則上成立,人們就會問:“現在男人的權利還顧不過來,哪有時間維 護婦女的權利?”“現在多數民族的權利還顧不過來,哪有時間維護少數民族的權利?”“現在異性戀者的權利還顧不過來,哪有時間維護同性戀者的權利?”諸如 此類,不一而足。爲了維護某一部分人(即使多數人)的權利,而排斥其他人的權利,就會在實際上取消維護權利的工作。同理,不能因爲要維護人的權利,而排斥維護動物的權利。事實可能恰恰相反,維護動物權利將會促進對人的權利的維護。
   認爲,現在我們已經有條件來談論和維護動物權利。這些條件有:公衆保護環境、保護動物意識的覺醒,對虐待和殘害動物的罪行的揭露,保護動物的實踐經驗,權 利意識的增強,小康生活的逐步實現等。“自然之友”會員在這方面做了許多工作,他們和其他公衆和某些媒體一起對虐待動物事件進行了揭露,以不屈不撓的實際 行動保護動物,起了重要作用。而今年10月初將在合肥舉行的保護動物的全國會議,更是一件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事件。
   爲開端,我認爲現在需要的是開放的討論,考慮這個過去不成爲問題的問題。討論這個問題需要倫理學:規範倫理學是人類行動的社會規範,也是對自由的道德限 制。我們對其他人和由人構成的社會的行動需要按照規範行事,難道對動物對生態就可以不要規範,爲所欲爲?在歷史上,即使說非人動物是自動機,不能感覺痛苦 和歡樂的笛卡兒,對待他的狗非常人道。
  物權利問題與動物解放問題是密切聯繫在一起的。動物權利是認知、理念、理論問題,動物解放是運動、實踐問題。動物權利是動物解放的理論基礎。動物解放運動實際上已經開始,它是種種解放運動一部分,所謂“種種解放運動”是指擺脫對種族、性別、性指向、物種的偏見和歧視。與所有解放運動一樣,動物解放運動將是 一個漫長的過程,甚至比任何解放運動更難、更長的運動。 

二、動物權利何以可能?

權利是合理(倫 理)、合法的要求。不是人的所有要求都能成爲權利。合法的要求是法律上有規定的,也稱法律權利。合理(倫理)的要求是指這種要求有令人信服的倫理學根據或 理由,在倫理學上能夠得到辯護,即可援引倫理學理論或原則來論證的。這些要求就是倫理權利或道德權利。大多數法律權利也就是倫理權利,但也可能有一些法律 權利在倫理學上得不到辯護,相反一些在倫理學上得到辯護的權利在法律上卻沒有規定。一旦某個要求能夠在倫理學上得到辯護,對人們的判斷具有一種強制性作 用,以致使人們不得不承認這倫理學理論或原則所支援的要求構成真正的權利。當我們說,一個人有生存的權利時,就是說這個人在世界上生存下去的要求在倫理學 上有充分根據、有充分理由,使人們不得不承認這個人具有生存的權利。但如果這個人進而要求通過剝奪他人而過奢侈的生活,那麽我們就會說他的要求沒有根據、 沒有理由,因而這種要求不能構成權利。同理,一個人病了,他要求診治,這是有根據、有理由的要求,人們不得不承認這種診治的要求是他的一種權利。但他並沒 有充分的根據和理由要求人們不惜一切代價地對他進行治療。當某一要求構成權利時,它就具有一種道義的力量,使人們感到不得不尊重它,如果發生侵犯權利的 事,人們一般會感到良心的責備,也會受到輿論的譴責。所以,作爲權利的要求,與懇求、請求、祈求不同,享有權利也與接受別人的禮物、幫助、憐憫、恩賜、慈 善行爲不同。
作爲權利的要求有三個要素:
(1) 權利主體,即誰擁有這個權利?誰有這個要求?如我們討論病人權利,權利主體是病人;討論動物權利,那麽權利的主體就是動物。
(2) 權利的直接客體,即要求什麽?所要求的可以是物質資料,可以是服務,也可以是簡單的“甭管我”。
(3) 權利的間接客體,即對誰提出要求?這可能是其他的人,也可能是單位、國家。但有兩點值得注意:
第一,權利是一種關係。權利是一個人從另一個人那裏得到某種東西的一種道義力量。說一個人享有某種權利,那是說其他人不應該妨礙他去做他要做的事,或不應該拒絕提供他所要的物質資料或他需要的服務。因此一個人的權利,就是別人對他應盡的義務。也就是,權利與義務是相關的。

  第二,權利是有強烈的理由擁有、做或得到對人類生命相當重要的東西。因此一個人要實現自己生命的價值,就必須享有一定的權利,而別人也必須尊重他的權利。尊重他人的權利,實際上也就是尊重自己的權利。
  我們談論動物權利時,就是將動物視爲權利主體。這個權利主體是比人類兒童、殘疾人和老年人更爲脆弱的個體和群體。說一個人或一個群體脆弱是指他(她或它)或他們(她們或它們)自身沒有能力來維護自己的權利和利益。因此,它們更應該有合理和合法的權利,要求人類善待它們,向它們提供物品或服務。反之,人類有義務善待動物,向它們提供生存必須的物品或服務。對動物是權利的,對人類就是義務。動物有沒有權利?人類對動物有沒有義務?
  動物有權利嗎?人類對動物有義務嗎?
1792
Mary Wollsronecraft發表《爲婦女權利辯護》(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s of Women)時,康橋哲學家Thomas Taylor匿名發表了《爲畜生的權利辯護》(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s of Brutes),加以諷刺。他說,如果她的論證應用于婦女可以成立,那麽爲什麽不適用於貓、狗、馬?
Taylor的邏輯是:因爲說畜生有權利是錯誤的,因此說婦女有權利也是錯誤的。現在我們可以倒過來說:如今婦女權利已經作爲一個問題被嚴肅對待,動物權利問題也應該嚴肅對待。
  對動物是否有權利或人類對動物是否有義務的問題有如下一些回答:
  回答一:動物沒有權利或人類對動物沒有義務。

  神學理由:Despotism(專制論)說自然和動物都是上帝爲人創造,爲了給人提供衣食來源。除了人,任何東西本身都沒有價值,自然世界具有的價值取決於多大程度上爲人的利益服務。人的利益是一切東西的尺度,至少是一切東西價值的尺度。人類對動物沒有義務。
  儒家理由:天地之性,人爲貴。人貴在哪里?因爲人有理性或/和有德性。婦女有理性,能對投票作出理性決定,因此她們應有選舉權。但狗不理解選舉的意義,因此它們沒有選舉權。因此男女平等不能用於非人動物。不少生命倫理學家在論證人權時首先定義人是有理性或/和德性,因此人有人權,動物沒有動物權。
  反論證:(1)混淆了人的概念與人的倫理地位這兩個不同的問題。熊貓不是人,它的道德地位現在高於猿,可能也高於人。(2) 淆了事實上的不平等與倫理地位上的不平等。事實上的不平等是實際差異問題,而倫理地位是應該如何被對待、有沒有平等權利的問題。人與非人確有不同,但這種 不同導致各方擁有權利的不同,而不會成爲平等基本原則推廣於非人動物的障礙。例如男女有別,男女權利也不同,男人沒有流産權利。由於男人不能流産,談論男 人的流産權利是無意義的。豬不能投票,談論豬的選舉權利也是無意義的。(3)混淆了科學問題與倫理問題。體質、智力、行爲的差異與種族或性別無關。體質、智力、行爲的差異是基因決定還是環境決定是科學問題,即使有證據證明基因決定,也不能推出體質、智力、行爲差的人倫理地位差,相應的權利少,像某些優生倡導者認爲的那樣。
值論理由:動物沒有內在價值,只有外在價值,人有內在價值,因爲人有理性、德性等。但植物人、腦死人、德國納粹、日本戰犯等有同樣的理性、德性或內在價值 嗎?象、豬、黑猩猩等沒有任何內在價值嗎?。爲人類內在價值辯護需要提到唯有人才有的能力或特徵。可是一提到這些特徵或能力,就會發現一些人不具備這些特 征或能力。甚至會發現有些人的理性或德性可能比一些動物更差。
  回答二:人對動物有間接義務。
  亞裏士多德認爲,公正是給予人他們理應得到的,道德上更好(更完善) 人應該比不那麽好的人得到更多的善待。動物沒有推理能力。“能力差者”應該爲“能力高者”的利益服務,非人動物的存在就是爲了推進人類的利益。其他動物爲 人而存在。非人動物除了爲人的利益服務沒有其他目的。但不能毫無理由肆意施暴於非人動物。不僅動物爲更加完善的人而存在,女人不符合亞裏士多德爲人制訂的 標準。“男人天生優,女人天生劣。”“一方是統治者,另一方被統治;這個原則必然推及全人類。”缺乏通過推理掌握真理的能力的男女,“天生就是奴隸。”他 說,奴隸和馴養動物的用處沒有什麽不同;因爲他們兩者都是用他們身體服務於人的生活需要。具有理性、德性的人有權利用缺乏理性、德性的人或動物。
  亞裏士多德混淆了兩件事:肯定更爲完善的人理應得到更多利益是一回事,而主張不那麽完善的人僅爲更具德性的人存在則是另一回事。對女人、奴隸、非人動物的剝削的辯護是不能成立的。
阿奎那(1225-1274)在“論殺死生物和熱愛非理性生物的義務”中說,上帝命令動植物生命爲人不是爲它們自己而存在。他在“理性生物與其他生物之間的區別”中說對動物殘酷就會對其他人殘酷,因此對動物有間接義務。
  認爲,人本身是目的,動物僅爲達到人的目的的一種手段。我們通過對動物盡義務,間接對人盡了義務。一條狗長期向它主人忠誠服務,它理應得到獎勵,當它太 老不能服務時,主人應養它到死,不能把它殺了吃了。這種行動有助於我們對人盡義務。對動物殘酷會對如何對待人起有害作用。他在“對動物的義務”中說,對動 物殘酷的人在處理與人關係時也苛刻。對動物感情溫柔,就會發展對人類的仁慈感情。美國有人作過調查,孩子從小虐待動物,長大後容易發生不良暴力行爲;而從 小善待動物的孩子,長大後也會善待他人。萊布尼茲曾觀察一條蟲子,然後將它放在樹葉上,以免因他的行動而使他受到傷害。在英格蘭,屠夫和醫生不參加陪審 團,因爲他們習慣於看到死亡,心腸硬,會影響作出被告是否有罪的判斷。利用活的動物做實驗,做活體解剖,他們的行動當然殘酷,但他們的目的值得表揚,因爲 動物必然被視爲人的工具。
  契約論者霍布 斯認爲非人動物不能成爲潛在訂約人,因爲它們不能表達自己的利益,與他人協商。因此對它們的保護依賴於對人類訂約人有什麽利益。寵物受到良好對待,並不是 有權得到這樣對待,而是不好好對待它們,有些人不高興。因此人類對動物只有間接義務。這種理論有可能導致基於種族的歧視。設想大多數潛在訂約人是白人,黑 人是少數,又是文盲,看不懂書面合同內容,因而黑人不是潛在訂約人,這樣白人將黑人排除在協商契約以外,甚至將他們淪爲奴隸也是合理的了。這種理論在我們 應該如何對待不同膚色的人上有基本錯誤,在應該如何對待不同物種的非人動物上也有同樣的錯誤。
  回答三:人對動物有直接義務。
  神學論據:基督教的聖芳濟教派是與具有強烈人類中心論的主流神學相對立的派別,對在保護環境和保護動物的事業中起了重要作用。每年104 爲國際保護動物日,這來自聖芳濟教派的典故,在那一天他們走出寺院保護動物。他們認爲人類被賦予在自然秩序內獻愛心的任務,人類是上帝創造的自然秩序有愛 心的守衛者,自然和動物本身是善,人類對它們有直接義務。所有被上帝創造的東西都有獨立於人類利益的價值,尤其是非人動物。動物與人是同一天創造的,在伊 甸園時人不吃動物。上帝與洪水以後的諾亞訂立盟約時將動物包括在內。因此,人類對動物有直接義務。
  儒家論據:在儒家學說中也有強烈的人類中心論思想,孔子的中心概念“仁”雖然被解釋爲“愛人”(《論語》),但並不排斥將“仁”推廣到動物。《孟子》中記載齊宣王因“不忍其觳觫,若無罪而就死地”,將一頭爲祭祀犧牲的牛換了一隻羊。孟子批評他說:“王若隱其無罪而就死地,則牛樣何擇焉?”孟子接著說:“是乃仁術也。君子之於禽獸也,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遠庖廚也。”(《孟子》) 雖然孟子並沒有得出素食的結論,但這不妨礙將“仁”推廣到動物。孟子強調作爲人的特點的“惻隱之心”也完全可以應用於動物,這種惻隱之心是人固有的,來自善的人類本性。因此吸取了某些佛教思想的宋明理學代表如張載將“仁”推廣到宇宙,“民吾同胞,物吾與焉”(《西銘》),程顥強調“仁者渾然與物同體“(《識仁》),是合乎邏輯的發展。另外,人類與動物無論在本體論上,還是所遵循的規律上都是相同的,這也可構成將”仁“推廣到動物的根據。因而儒家提供了論證動物有內在價值和人類對動物有直接義務的思想來源。(參見錢穆:《中國思想史》,第107-113)
   義論論據:道義論的倫理學理論是根據規定義務的倫理原則來評判人類行動的是非曲直。從科學上說,動物是人的近親。這可以構成一個道義論論據:人有義務平等 對待他的近親。另一種道義論論據基於權利觀,這種觀點認爲我們對動物有直接義務,動物具有直接的道德意義。人類行動的對錯不決定於後果如何,而是決定於是 否恰當地尊重地對待個體,包括非人動物。權利觀點的基本原則尊重原則在精神上是康得主義的:個體具有內在價值,是目的本身。哪些非人動物具有這類價值?標准是它們是否是生活的主體,有無充分的心理能力(欲望、記憶、有意向行動、情感等)。那麽,至少高等動物是具有心理能力的生活主體,因而它們具有內在價值,人類對它們有直接義務。
  後果論論據:後果論的倫理學理論根據行動的後果來評判人類行動的是非曲直。後果論最重要的代表是效用主義(前譯爲“功利主義”),其主要代表是邊沁和密爾(前譯爲“穆勒”)。他們主張用行動帶來的效用來評判行動。行動帶來的正效用是快樂(pleasure)或幸福(happiness),負效用是痛苦(suffering)或不幸(unhappiness)。動物能夠感受疼痛或痛苦。邊沁在英國許多領地黑人受到像我們對待非人動物一樣對待時說:“終有一天,其他動物可獲得它們的權利。問題不是它們能否推理?也不是它們能否說話?而是它們能否受苦?”受苦能力是擁有權利的本質特徵。受苦和/ 享樂能力不像語言能力那樣只是另一特徵,而是擁有權利、利益的前提,是我們能夠談論權利、利益前必須滿足的條件。說“小學生在路上踢一塊石頭不符合這塊石 頭的利益”,這是無意義的。石頭沒有利益因爲它不能受苦。但一隻耗子有不被折磨的利益,因爲如果折磨它,它會感到痛苦。這就是爲什麽將一個實體是否具有感 知能力(sentience)作爲該實體是否擁有利益、權利的唯一可辯護的標準。不能選擇其他特徵,如智慧、理性、膚色作爲一個實體是否擁有利益和權利得標準。邊沁反對狩獵、釣魚、引誘動物比賽,密爾參與了英格蘭皇家防止虐待動物協會(RSPCA)。但他們倆都不反對活體解剖,他們都是畢生的食肉者。(參見參考文獻中所列Regan, 1983; Regan & Singer, 1989; Singer 1991的著作。)
  SingerRegan爲代表的不少哲學家主要根據後果論或效用主義來爲動物權利和人類對動物的直接義務的主張作倫理辯護的。Singer 認爲,效用主義在計算行動的後果時不能只計算人的利益,也應計算非人動物的利益。動物權利的效用主義理論不但清晰而且可操作。有人可能會提出這樣的問題: 哪些動物有感知能力呢?這是一個科學問題或生物神經學問題。生物神經學的發展可以越來越精確地告訴我們哪些動物會感覺疼痛,哪些動物不會感覺疼痛。然而如 果立足于效用主義理論,似乎僅擁有感知能力的動物才是權利主體,不具有感知能力的動物以及植物不能作爲權利主體。也許會有人認爲這個理論不徹底。例如它不 能論證植物多樣性、作爲一個整體的生態具有內在價值。我曾經批評過將環境作爲資源對待的思想(“脫離人類中心論關於環境的倫理)這種環境“資源”論就是將環境看作僅有外在價值或工具價值,而沒有內在價值的實體。而我認爲自然或環境是“源泉”(sources),創造萬物的母親,不僅僅是爲人們利用的“資源” (resources)。因此它有內在價值,我們對它有直接義務。但效用主義理論不足以爲這種主張辯護。深層生態學和生態女性主義可以彌補這種缺陷。
  深層生態學和生態女性主義
  深層生態學主要代表Naess出,康得理論和動物權利哲學都承認個體的非工具價值,它們兩者和效用主義都主張有一種抽象的、普遍的和不偏不倚的基本道德原則。他認爲這種倫理學的進路過 於陳舊。深層生態學代表認爲來自西方哲學人類中心論傳統的孤立的、原子的個體概念是錯誤的,事實是一切生命植根於更大的生命共同體。人們本身不是獨立存在 的,他們處於將他們與進化的過去和生態的現在聯繫在一起的關係網絡中。換言之,人類並不在自然“之上”或“以外”,而在自然“之內”。自然世界並不作爲人 類再生資源的倉庫“爲我們”而存在。我們與自然環境不能分離,在自然秩序之外孤立存在的個體觀給人類帶來並繼續帶來無法計算的損失。深層生態學家強烈反對 工廠式的畜牧和動物模型研究,而對體育和娛樂狩獵則不但認爲沒有錯,而且鼓勵,因爲在追求他們的獵物時,獵人們利用自然手段,借助殺戮行動,將人與自然世界更密切聯繫起來。這一點受到許多學者的批評。(這在過去的獵人社會上的確是如此的森林法則,但現在這套法則已經被都市法則給取代了,人們取用那些他們所需與那些他們用來獲得暴利的東西,狩獵已經不再是維持他們生存的條件之一,往往成為殘忍的休閒活動. 而過往的狩獵活動可是達成森林物種平衡的生物鍊之一環,現在他卻成為破壞生物鍊,使物種消失在世界的最大原兇)
  態女性主義關注的不僅是女性。她們認爲准許基於性別壓迫的意識形態,同樣也會准許基於種族、階級和體力的壓迫;超越我們物種界限以外,同樣的意識形態准許 對自然和非人動物的壓迫。她們同樣向離開世界而存在的孤立個體的神話發起挑戰,肯定生命之間的相互聯繫性。她們也反對傳統道德理論追求抽象、普遍、不偏不倚的基本原則。深層生態學家認爲道德理論出偏差的真正原因是人類中心論,而生態女性主義說真正原因是男性中心論(androcentrism, male-centeredness)女性主義認爲狩獵是父權制的殘餘—-男人需要統治和征服。生態女性主義認爲西方道德理論的基礎本身有問題。個人權利思想是父權制思想的症狀,植根於孤立個體的男性神話。當我們不是強調權利,而是關懷那些壓迫的受害者時,我們就會對他們承擔責任:既在人類家庭內(婦女、孩子),又在人類家庭之外(包括動物)承擔責任。女性主義對待動物的倫理學的基礎來自婦女關懷和關愛的關係文化。我們不應該殺害、吃、虐待和剝削動物,因爲我們不想被如此對待。如果我們傾聽,我們可聽到它們的聲音。(Josephine Donovan:“動物權利和女性主義理論”,載Gaar et al., 1991)
儘管這些倫理學理論都有缺陷,但動物可以成爲權利主體,我們人類對它們具有直接義務是可以得到倫理學辯護的。 

三、動物解放

    論證動物擁有權利的必然推斷是:我們面臨解放動物的歷史任務。之所以有權利問題,就因爲有人或有動物受到壓迫、剝削、虐待。而我們的現實是虐待或殘殺動物的現象比比皆是。
  解放動物就要反對物種主義。正如Singer指出,人類大多數人是物種主義(speciesism)者。物種主義三種表現:動物實驗、食用動物及哲學家的錯誤論證。大多數哲學家試圖將人人平等與人、動物不平等的信念調和起來。例如哲學家William Frankena在“The Concept of Social Justice” 說,“所有人應該平等對待,不是因爲他們在任何方面是平等的,而是因爲他們是人。他們是人因爲他們有情感和欲望,能夠思維,從而能夠享有其他動物不能享有 的美好生活。”但其他動物也有情感和欲望,能夠享有美好生活,而猿、海豚和狗的行爲表明它們能夠思維。虐待動物還有其他許多方面:如動物園對動物的不善 待、活體取動物體液作爲藥物(熊膽)、槍殺動物取毛皮(藏羚羊)、遺棄家養動物等。反對物種主義要從哲學家做起。
  動物解放的策略
  物解放問題上有三派:維持現狀派、立即廢除派和逐步改革派。維持現狀派認爲,談論動物權利雖然可以,但目前條件太差,阻力太大,因此以維持現狀爲好。這一理由不能成立。這個理由如果能夠成立,就會取消任何維權解放運動。因爲阻力太大,以維持目前社會性別地位現狀爲好;因爲阻力太大,以維持目前國際不公正經 濟秩序爲好;因爲阻力太大,以維持目前消費者所處的弱勢地位爲好,如此等等。因此,在動物解放問題上我們不能維持現狀。
  即廢除派認爲,“長痛不如短痛”,因立即採取一切可能的行動,將物種主義、虐待動物的行爲宣佈非法,加以“嚴打”。這是不現實的,也是不可行的。例如動物 實驗,已經形成的研究體制,不可能立即予以取消。食用動物也是如此,馬上宣佈吃肉爲非法,不可能爲千千萬萬公衆接受,這樣做也會造成很大傷害。動物解放將 是很長的歷史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的。這種簡單化的做法會增加動物解放的阻力,於事無補。
  步改革派認爲,在解放動物的問題上,既不能無所作爲,也不能操之過急,而應該堅持不懈,穩步前進。首先應該相信,雖然現在大多數人是物種主義者,但隨著時 間的變遷和教育的普及,相信他們會逐步提高認識,改變態度的。關鍵是一方面要加強教育。這要從娃娃開始,進行善待動物的教育,這種教育不應間斷,從幼兒 園、小學、中學到大學。清華大學學生用硫酸燒傷熊的案例,說明對大學生進行這類教育的迫切性。尤其要教育有關的人員,使他們自己起來維護動物權利。例如在 上海等地方,科研人員已經注意實驗動物的福利,並爲它們立碑紀念它們爲科研作出的貢獻。在不可能馬上取消肉食的情況下,我們可以改進屠宰方法,使動物減少 痛苦。在已有大量家畜可供食用的條件下禁止食用野生動物和人類的朋友如狗、貓、馬等。有些動物園也在改善動物的生活條件。另一方面要在適當時機通過條例和法律,禁止對動物的虐待。現在瀕危野生動物已有法律保護,但仍需加大打擊違法的力度。但對並非瀕危動物,也應有明文禁止虐待、遺棄。在這項工作中發揮民間組織作用非常重要。此次在南非舉行的環境和可持續發展國際會議上,我國有41民間組織參加活動,引起世人矚目。我們也應繼續參與國際上保護環境、維護動物權利的鬥爭,並在這個鬥爭中反對雙重標準。前幾年,美國等攻擊我們殺死老虎制造虎骨酒,用犀牛角和海豹鞭做藥物促進對這兩種動物的危害,當然我們應禁止此類行爲,但他們對爲了娛樂而殺戮公牛的行爲卻只字不提。只有通過這種循序漸進 的工作,才能逐步使整個社會認識到解放動物的必要,從而採取自覺行動維護動物權利。雖然在我們的有生之年看不到這種人與動物平等相處,我們與自然渾然一體 的宏觀情景,但我們爲之奮鬥的這一事業仍然是偉大而壯麗的。

 

參考文獻:

Gaar, G. et al.: 1991, Ecofeminism: Women, Animals, Nature, Philadelphia: Temple University Press.
Kant, I. : 1963, Lectures on Ethics, translated by L. Infield, New York: Harper & Row, pp. 239-241.

《論語》。  《孟子》。
Naess, A.: 1989, Ecology, Community, and Lifestyle: Outline of an Ecology,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 Press. 

錢穆:《中國思想史》,香港:新亞書院,1962年。
邱仁宗:脫離人類中心論關於環境的倫理,《方法》,1998年第8期。
邱仁宗:鯀和禹的治水戰略:從今年的抗洪鬥爭說起,《科技日報》199895日。
Regan, T.: 1983, The Case for Animal Rights,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Regan, T & Singer, P.: 1989, Animal Rights and Human Obligations, 2nd. ed., Englewood Cliffs, Prentice-Hall.
Singer, P.: 1990, Animal Liberation, 2nd ed., New York: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這篇文張是2002年發出的,  內容我想就是一般的老調重談了,  並沒有什麼太多的新意
不過我想這篇文章在中國算是很前衛的思考了吧, 中國的動物保護法現在還遲遲沒有出來
可能的問題包括了bully的政府,  還有這可能對中國人的晃動很大
那塊地與這個島上是沒人是跟錢過意不去的… 一直都這樣不是嘛, 我們都等著有一天連靈魂都可賣的時候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