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寫的故事

No body will ever like you for what you really are…

true. 

所有的人類與所有的方法只是tool, 最重要的是 – 我們leading this to那裡
is it the right place?  is this the right way? Is this the best for all?

What if, 如果這一切都是錯的,但你仍執迷不悔,若是有一天在你的眼前,錯誤現行,你還會做下去?而將又該怎麼收尾

我們還有退路嘛?

那些人是你的朋友?還是你的敵人?

已經好久沒寫故事了...

馬丁路德金把這些交給那幾個男孩們
他們的其中一些在還是孩童時在晚上走在街上時
他們母親丁屬他們千萬不要這麼做,若是發生了…她說…若是發生了
孩子 你要用跑得 跑到一個跟我們顏色一樣的人家
但是你不要喊叫 你MUST NOT讓他知道你進了誰的家

男孩們與他們的母親點點頭 跟著摸摸自己發出咕嚕聲的肚子
孩子啊 會改變的…
隔天早上母親在去僱主的路上 被路邊的一顆子彈射中胸膛
她的手張還握著一個像是契約書的小角 眼角有未乾的淚
報社的主編跟著20出頭的青年說 我們不放上這則 他將青年的照片往桌下丟去
青年撿起照片塞在口袋中 跑出了報社
終於他跑到一個有著破穀蒼的地方 他坐在一個發鏽原是裝水的鐵缸旁
拿出了剛剛在跑步被他捏皺的照片
幾年前的一個晚上 當他的父親因為穀物分配的問題與一個鄰人發生的爭執
他老爸那天下午告訴他 這些人若是不拿出那些他們”偷”走的部分 他們真該死的去他該去的地方
他的眼睛低頭看著地板 一言不發
你這該死的娘娘腔 他父親一巴掌打在他的臉上 這照成了他左耳一輩子輕微的重聽

他告訴亨利 他爸爸將會殺死他爸爸 亨利聽了沒說話 他轉過頭去看到亨利的臉賬紅
亨利對他吐了一口口水 就跑離了他們的小小秘密基地 他很害怕的開始啜泣

那天晚上他聽到爭執跑出房子 他父親拿著獵槍 亨利的爸爸倒在地上睡著了 亨利和他母親的哭聲將整個土地都撼動
他跑進房子躲在背窩裡嘴裡一直念著什麼 越念越大聲直到他再也聽不到亨利的哭聲在耳邊

亨利的母親過了幾年後 為了幾場罷工的運動走在最前線 那些女人對他很是尊敬
因為他們知道這位女性將會帶領他們走向一個他們做夢都未曾去過的地方
她將黑髮用著布巾綁在後腦杓 跟著這群男人一頁未睡的計畫著明天的活動
他們將會擁有一個大樓 是屬於他們的 他們將會有一個落在城市中的基地

那將會是個新的希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