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政府,別說不可以!

這一開始我想請問你幾個問題:

請問你國中時是否有曾經躲在校園圍牆邊與你的兄弟們偷抽煙

請問你是否曾在夜晚捲著你的大麻煙和幾個朋友圍在一起聊著天

你是否曾經從一家商店將午餐不付錢的帶離開

你老媽是否在你很小的時候牽著你的手不在斑馬線上穿越過馬路

你是不是曾經從上班的地方帶走了你不該帶走的東西

你是不是曾經用自己種的萵苣跟旁邊的鄰居換了他們種的菜頭

還有,在你看這篇文章時,你的電腦是不是在下載著色情影片

 

如果以上有任何一點曾經在你的一生中發生過幾次,你在當下都合宜的實踐了無政府主義!不過,當然這並不代表你是個無政府主義者。或你可能是個名門出產的學子,在大學時代苦讀過無政府主義的書籍,所以我想你正準備著與我做出辯論。

 

很多人已經認識我幾年,有些人認識我幾個月,在有些人只看過我幾次面,而有些人就根本連我是誰都不知道。

這裡我要開始提一下我的背景,在此看到這篇文章的人可以也順便了解一下我所提出這些東西的原由與我所理解無政府的方式。

13年前我第一次聽到無政府這個詞是跟著一個龐克樂團合在一起,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性手槍樂團的無政府在英國這首芭樂歌。就很多樂評家與文化研究者的說法這些人帶來了一個新的時代,對我來說他只是一個短時間的眼界開展,很快的它就成了一個過度膚淺的假創新者。在過了一年當我踏上我人生的沙漠之行後我遇到了很不一樣的人,甚至是你們一些人一輩子中永遠不會見到的那些人,我在ghetto過了些日子,並不全然是我的選擇,有時候他是讓我很困擾的。
這些所謂的不一樣人種皮膚色有些深於我,有些淺於我,有些是全然不同的色調,其中有一些人出現了,把一些東西丟給我了,告訴我要怎麼樣學會批判性思考。
我說過很多次那個人是怎麼把骨德曼交到我的手上,對於一個連說話都有問題的傢伙來說,對我這永遠是一條漫長的路。

有人告訴過我,我永遠都不該像威廉高登一樣般的說話,他說「這會讓你變得像個不斷重覆語句的機器」。這句話使得我現在必須要不斷的努力去學著這些文人說話,因為在一開始的時候,他們的鍛鍊就是要讓我成為一隻驢子,他們滿意這樣的情況。如果我不回來在此,這將是對我最好的,人事的變遷讓我顯得愚鈍。

 

就我個人認為,我是一個忠真的無政府實踐者,雖然我並沒有像毛語錄般的小冊握在手中,也沒有列出來的條例告訴我該怎麼做。

可是今天我們談無政府!

 

今天大部分的文人學者,當他們說起自己是無政府追隨者,他們會傾向於使用自由社會主義者這個詞。而無政府事實上也是一個社會主義分家,甚至在克魯泡特金的一些書裡他都稱著這為社會主義。今天我不想闡述無政府是個怎麼樣的主義,我還不想講到他的經濟形態自由契約或是防禦的部分,過些日子我會將我目前正在翻譯的一篇小冊內容開始po上來(雖然同樣的話我已經說了2/3)

這裡要談的是無政府是怎麼存在於每個人心中,以至於我們還是近乎瘋狂的相信無政府將會是人們最終所追求的生活。
當政府開始制定的時候,那群人是多麼的充滿激情的互相握住對方的手,他們或許以為真正的自由會在這之中降臨,殊不知政府將他們手中的自由奪去的,一套規定定了出來讓你必須在交稅的時候多花腦筋去逃稅,每個人都必須被安排在這個大齒輪中運轉,也不管你是不是有個人的特性,所有的人混在一缸水中攪一攪出來都一樣。(所以當我們現在老是在做個案的時候,你心裡就覺得很幹了吧!)但是當你開始發展了個人的性格時你就會產生與大齒輪的摩擦,你會開始想要在某些時候跳出來抽根煙、喝口茶在看個電影,當然你會繼續回到這樣的運轉體系中,因為有小聲音在你的腦子告訴你,你必須這麼幹!今天我們不這麼說!

如果當你肚子餓的時候,取用食物是很自然的,當然這是生活基本需求,人需要食物,當你伸手取了一樣東西放在你的嘴巴裡,這是在自然不過的反應與動作。不過今天有一個人告訴你必須為此付出代價,這些人過度的辛苦工作,目的不是為了自己或是全世界人的安飽,他們想的是怎麼在這個人人都需要的事情上大做文章,他們將一條活魚在你的面前殺開,告訴你這是非常鮮美的食物,但當你手要伸去取的時候卻被他們打落了,是的,你必須為此付出代價呢!現在你怎麼想得呢?你是不是正肚子餓著?食物是不是正在你的眼前,那你為什麼不能取用呢?無政府的最好實踐就是打破這個硬加進來也不該存在的程序。我們相信所有的食物都該平均分配在需要的人手裡,誰的手上都不應該多拿一個它所不需要的東西。

商業交易是很邪惡同時也是讓最廣泛的人洗腦受到牽制的行為,但這確是無政府最好突破的一個基點,人人都需要的東西本來就不該納入這個vicious circle中,所以我們必須開始從這裡著手,我們該進到商店裡在每一樣他們稱之為最新產品的東西上放上大特價的標語,讓人們瘋狂的採購在從中發現到他們又被製造出來的假需求給矇閉了。我們必須將所有的東西混亂他的位置,讓人們學著去用眼睛看他們手拿的東西而不是跟著指示牌去尋找他們以為最好的東西。有些人說這樣的搗亂是不必要的幼稚心態,當然我想說這些話的人可能都忙著進到議會中做改革,最終在跟著他們一開始反對的人站在一起告訴其他人這一切是多麼的不容易,我們該給他們機會與時間。
無政府的搗蛋當然有他其中的意義,政府製定出一套System出來目地是要人們乖乖的順從其中跟著他們理想的方式行動,而人們也很習慣在這樣的System中生活,他們喜歡在賣鹽的架子上拿起那包廣告說特好的鹽放到購物帶中,很簡單的所有東西都算計好了,像三角學一樣的不偏不頗。而無政府的搗蛋行為就是要對此種既定模式下的行為做出反擊,這是一種與社會的對話方式,迫使人們必須應對這個不合常理的脫軌事件。

因此無政府的個人實踐是相當容易的,你甚至只需要一個小時一台手推車和你一個人就可以完成這樣的事情。在此我強烈的建議每個人都該做好自己部分的努力,現在有一群空間解放的人正爬上高鐵架上,只因為他想要眺望遠方。別說不可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