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福利自問答

吃完便當我就走了 真的是很任性

這中間的差別到底是在那裡? 才在上個禮拜動物社會XX社的老大朱先生在同伴動物國際X談說明同伴動物收養場的問題
問題就是在為了控管好收養場的良度 動物的數量是很重要的
當收留的動物超出了可負擔的範圍就要把他們給 安  樂  死
是誰或是怎麼來評鑑一個收養場的狗隻生活品質 其中當然包括了土地面積的平均分配
還有人員的數量對應狗隻數量  狗隻的互動關係等等其他
評鑑的人就是那所謂的動物福利專家

他們是怎麼挑出動物來做安樂死
通常在很好的情況下在狗狗進狗場的時候 他們會對狗隻做行為評估
要拿到分數很簡單 就是要很社會化
會知道當有人開你的牢籠門時 你要很識時務的搖搖尾巴 或是至少要表示出善意
產生吠叫的行為 或是露出膽怯感都會代來不幸
你要有健強的體迫 你要外表亮麗
重點就是你要得人意 不管你是不是因為長期的人類迫害而使你變的焦慮
你要不停的表現出正向的反應 不管你是不是曾經被人類用棍棒鞭打
你要對人類表現出友好 臣服於人類
這是唯一活下來的機會

安樂死是必要的 他說
因為如果狗量過多 不但會產生狗群互咬的問題 也會對狗的心理與生理各方面的健康帶來危害
少數族群要犧牲滿足多數人的存活利益 這是淺面的功利主義
最簡單的1+1哲學

動物農場的動物 使用人道的方法將蛋雞生出來的小公雞用碎肉機在來不及反應的時間內將他們變成肉醬
跟二氧化碳安樂死法快速多了又不造成痛苦 跟雅氣比起來對商人來說是經濟效益
豬要先電昏再殺

今天我見到通過很多次電話的廖先生 我聽著他很得意的報告他讓多少的動物在人道的情況下死去 他燦爛的笑容與power point 上面的正在被放血牛的表情相相暉映

我很想要好好反省自我的行為
我不想變成PeTA的指著每個人鼻子大聲宣戰 你們都錯了
另外一部分他跟著全球企業的大場商合作 說著要推出動物保護的觀念之中跟著出賣人權的企業抱著他們的和平之鴿踩在人類屍體上解放了所有動物 還不停的在過程中讓一個禮拜吃一餐飯的模特兒搖著屁股在你的面前說我寧可裸身也不穿皮草 一些胖女孩難過的哭泣 他們跑到廁所挖著喉嚨吐掉晚餐的農藥萵苣 痛哭失聲

我不想站在豬舍外說 只要你拍拍豬的屁股他就會走了 你不需要拿電擊棒的 跟著看著豬走向那個準備將他們送入人們口中的地獄

我不想跑到農場放出所有的豬說 你們走吧 你們全部都自由了 跟著走上法庭 看著那個高中輟學的農舍主人指著我說 就是他
他的老婆坐在法庭的最後面啜泣著 他們一夜之間失去了所有 她的父親仍在醫院鼻子上插著導管 醫生拍著他們的肩膀說一個禮拜他們需要付出一萬塊的醫藥費

我不想成為手術台上將那個因為錯診 而開了流浪狗肚子拿出那個我本來可知覺到的小生命丟到垃圾桶時 還一面跟助理說 如果這個小狗出生了也不會比較好過的話 跟著把狗快速的結紮

我一點都不想成為這些人
可是史匹拉說 如果你不願意合作就永遠不會有改變
總是會有開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