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和不是朋友 漫遊

今年初我與一個朋友辦了一連串的活動
找來了美國地下的無政府樂團 朋友想把整場表演活動的主題設為 “動物權伸張
我們一起開會的前一天他在圖書館摸到了Animal liberation這本書
他高興的跟我說 “這本書很有趣 當天我一找到 我跑到了漢寶王吃漢堡大餐慶祝這一個發現” 它咧嘴笑著跟我說
這本書若是你還沒有讀過 他在第三章敘述了動物農場的慘酷
(而漢堡王的肉就是從那裡來的)

當然我的這位已經不是朋友的朋友 並不是左派份子 他或許不知道什麼是批判社會學
雖然他在大學修了社會學
或許當他念到馬克思的理論與實踐時可能正在Nike試穿他新購血汗工場的慢跑鞋
這一點都不令人意外

意外的是 我曾經跟他是朋友

就像我現在的朋友大部分都是左派份子 就像有時我會跟着B三(某位B姓少年)聊到某位朋友又自稱自己是左派紅青年時 我們會捧著自己的肚子大笑
這年頭的左派紅青年名字不值錢 就跟無政府主義者一樣 只要你爽你就可以說自己是無政府主義者 或是左派紅青
而坐在辦公室裡的教授會寫一兩天批判文章 說著無產份子是時候站起來了 然後他會穿著粉紅色的睡袍坐在IKEA小傢俱上喝咖啡還有他老婆幫他準備的Pasta

當我與這為不是朋友的友情在表演結束的時候跟著退去時 我曾經試著挽回
這位農家子弟相當深綠 台灣獨立是必須的 他連看都不看我的說
在我第一次去228的表演上 我被台上充滿惡意的言詞搞得頭昏腦帳
就像到了新納粹的場子上 你要很小心的不被發現 這些傢伙會把你壓在地上痛揍一頓剝去你的衣服
這些場景就在我前天看盧安達飯店時 收音機傳來的言詞一般 他是煽動的 是充滿恨意的
我猜想 如果這個朋友出現在那樣的場景上 他會毫不考慮的拿起刀子砍下那顆頭

老實說 不知為什麼我對這些深綠與深藍或是任何其他的顏色的人有著無比大的同情
我深深的覺得這些人的心一定遭受了無比大的痛苦 他們希望他們可以相信某個人 他們希望這個人帶來夢想的完成 他們希望他們的時代會來臨 就像是執迷不悔的賭徒一樣 而且他們隨時都準備好犧牲掉那些其實本是同一條船上膚色相同 語言相同 甚至同父同母的人們
而我們都知道這一切不是真的
可是很奇妙的海珊在這樣的時代還會被判”絞刑”這種東西的同時 布希卻坐在白宮跟女秘書說著黃色笑話

會有著那些人 花2個鐘頭告訴我 我所的任何事是如何的微不足道
而歷史上發生的大屠殺與種族歧視是多麼的理由充份
而當不是朋友的憂鬱症降臨時 我們又如何的該去努力的取悅他?

在228的前幾天 Stike anywhere 將會坐著法西思的飛機降落到這片土地
他們會拿起麥克風大喊 taiwan independent 跟著他們會被中國政府封殺
他們會拋棄他們之前所有相信的任何東西 追求金錢上的滿足
在去年的冬天我見到了我聽了十幾年扮我成長的NoFX當時他們在吃著麥當勞 腳上穿著Nike鞋
這世界上還有什麼你可以相信?

還有親愛的Dave不要再說無政府是Chaos了 拜託你先讀一本kropotkin 或是 Goldman再告訴我你以為無政府是什麼好嘛 因為身為一個毛派大哥 你不應該這麼膚淺的談論無政府的 我們總是歡迎左派的批評指教!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1. 妳點出了很多不錯的問題

    另外
    這場活動我有印象

    我拿過DM
    當時還蠻好奇的

    可是我沒有去看

  2. 幹 我沒心情 去報社了
    靠妳了 快想個可以賺錢養肚子 又可以搞東搞西的事業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