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in Life

從60年代的社會主義藝術 做出了一場戰爭
紅色黑色橘色輕年看著遠方 望著些什麼
他們往前指 他們舉起手
未來會染有他們紅色的血的布在旗竿上飄揚


重點是 我寫come to a point應該要下個決定該怎麼辦
我不是個藝術家
所以我可以決定我該看起來如何 我想要我的東西該如何
並不是拿起筆來 夢想就出現

這是一連串的political act stamp

它們出的書還銷售一空
覺得有意思的請看

再回規正題
前幾個禮拜有人建議我 其實我最該做的是到菲律賓學protest art
幾經思考 我想這可能是我最想要觸碰的東西

未來敬請期待!!

Advertisements

1 Comment

  1. sorry 不知該回在那裡~
    不知道妳有沒有興趣

    本文為轉載訊息:

    我們現在需要募集全台灣大學、高中 安排盤古到校園進行不插電演唱跟演講
    如果你的社團可以幫忙 或是你個人可以幫忙
    請你們跟我聯絡!!
    orbis@the-wall.com.tw
    或電洽02-2930-0162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