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olution.1979

Revolution – or not. A hot summer after clap in Madrid, 1979.

革命‧ 一個炎炎夏日午後的馬德里。

 

一、

我們大概在12點開始的時候開始,雖然我已經有點累了,但人群依然很高亢,當然我知道,這是一個令人十分興分的夜晚。

20xx年的大罷工,人生一回能遇到幾次。

但其實也沒那麼了不起,我已經是西班牙老鳥了,我對這樣的事開心是開心,但畢竟你也只是一覺起來到天明,除了一些焚燒過黑漆漆的垃圾箱橫倒在太陽廣場、媒體「誇張」的報導外,也沒有什麼,如夜來香一樣,看似夜裡來襲的一陣清香,就這樣消失在白晝的烈日中。

昨天下午我和老王在準備一些布條的時候,老王告訴我她必須先回家一趟,因為「隔天有活要幹」,他癟嘴的笑著對我眨一隻眼,我隨便回應一聲喔,不想過問太多,有些人傻傻的喜歡「談論」一些「不該被討論的」事,我有點厭煩,而且事實上,我也會去他所去的所有地方,所以我不知道這個「非常明顯」的暗號笑容有甚麼「美妙」之處。但是我覺得「anyway」,他似乎想繼續說下去「老王,我告訴你,這裡有50張海報,我就交給你手了」,他接過去沉甸甸的海報,「我覺得你可能需要,你知道的……回家補眠」,他急著說「是的是的」,「明天見」,他接著又要說話「我明晚。。。`」「我知道,我也會在那兒,而且犯不著與全世界分享,你知道吧。」老王有點尷尬的停了笑,「我很高興明天再和你見面」,我急著把他打發了。我的心情煩死了,實在沒有心思在跟老王玩這種「我們有秘密任務」的遊戲。反正也沒甚麼,就是一些「明天鐵定會上報的事情」,我事實上還在想我到底要不要去,煩死了。

前一天我一個人準備了8個我們團體的旗幟,一開始有點彆腳的我把一些星星畫的歪七扭八的,要不是上個月一個佔屋中心被「警方」關門我也沒這個苦差事,我們團體的所有東西都在那個佔屋中心裡,不過要說起這件是,還真他媽的有一連串的東西可抱怨,我們早就討論過「團體」文件不應該留在佔屋中心中,一來警察潛入容易,二來我們前幾個月早有「驅逐令」,所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