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勞工聯盟CNT-AIT(España)

對於掛上AIT(國際工人協會)的旗幟,大概在某些領域普遍都會被認同為是正統安那其工團主義得一員。西班牙的CNT(全國勞工聯盟)在80年代一 個嚴重分裂上了西班牙法庭,當時兩個團體都各自都自稱是當年的CNT(全國勞工聯盟),據說最後由AIT提出專業的證據,證明了誰才是真正的CNT(全國 勞工聯盟)。可笑的是,這個分裂的兩個部分,包括交由西班牙司法來做裁決(judicial),與自稱自己是西班牙內戰中的那個真正的全國勞工聯盟都一樣 的無力與充滿政治矛盾。

我記得,某次與一個德國朋友談話的過程中,他提到一件事,他說在80年代的德國,每個人都很激進,因為在那個當下,他們都相信她們將會改變些甚麼,是一種氛圍。

扭曲的是,若是我們仍要扛下那個歷史身分,除了是自找麻煩外也是自我催眠。但是我們所改變不了的是外圍的人,總是會努力的將過去投射到我們的現在。不過,諷刺的是這也是為什麼我千里迢迢來到西班牙,去親眼見識到全勞聯內部的政治角力賽。

面對一個急於靠工會轉變勞工處境的領導者式組織,與另外一群試圖在過分一廂情願的平等主義者之間打轉。到底存在現在的福利國家西班牙中,我們應該發展出甚麼樣得一個行動方式。

而面對這些中老年(經過佛朗哥),與中年(經過解放),與對過去歷史毫無印象與經驗的三代人。我們能怎麼樣的對社會上的問題與工人處境做出可懂得解釋。我們 怎麼樣讓她們理解安那其的組織方式,我們怎麼能夠面對差異各大、想像各不同的同工會與國際聯盟中的工會共同合事,我們怎麼能坐在同一個階梯上埋下引線,而 不將我們各自在行動前炸毀。因此,我們面對的問題是內外各相繁複的,身為一個30人或是300人工會,我們怎麼有能力面對處理這樣的問題,而最重的是,我 們是否認知到我們面對的問題,也或我們是否將某些問題過度放大。

安達盧西亞 Sevilla

歷史

政經情況

工運發展現況

工人生活

全國勞工聯盟在sevilla

歷史

組織內部問題與近代發展

處理爭議分析(以幾件案例作代表)

工會會員

成員組成

權力

問題在於,工會中的權力問題本來就是不可避免的問題之一。有人問過我,為什 麼我將工人設想為沒有自主自決能力的被動者,與被統治者。我並不認為工人總是處於一個被動者的身分。但是首先要談西班牙的工人問題,可能要從西班牙的歷史 與社會、文化、政治等等分析上來做了解。工人並不是都一樣的,當然也不該存再依著說法叫做,歐洲的工人都是怎麼樣的,或是哪國的工人都是怎樣的想像。我所 在的西班牙南部社會生活在我觀察下來比較單純,

投票問題

在工會裡面,本來應該要避之唯恐不及的投票機制,被放置在工會的結構之中操作。人們辯稱,投票作為加速決議的方式。作為安那其工團主義工會,宣稱人們不該被”代表”的反對工會選舉之後,我們該尋求的應為共識治提出更高的有效性與讓模和機制可以更加成熟的發展。我們需要的不是更完善,簡便使用的投票機制。而最重要,且需要特別留意的是投票這個方式不該被放置且因全力避免讓其發生在基層工會單位上面。基層工會單位通常較小,少至幾十人,多致不過幾百人的工會,應該有效的分別出區塊性工會,讓工會團體在中小型團體的組織下完善且有學習能力作工人共同自治。我們應該要避免的是,工會中出現先鋒者的角色,以杜絕工會產生兩極化的成員性質問題。

就在工會內部組織尚無完善,且還不成熟,而若是工會又存在著先鋒隊的領導位置,相當容易在面對投票的時候出現非公正與有效性的投票。投票場所宛如一個政治鬥爭場域,而失敗者將受規訓結果的命運。而在充滿問題的投票場所中,更可能出現寡頭宰制的局面,輸家所面對的不只是在鬥爭場所中失去位置,也可能面臨背叛的指控。不願接受結果,同時也是帶有背叛意思的。

Plenaria

當出現爭議性話題,且某一當事者作為工會會員時。她是一個鬆散/而且帶有假性的法庭機制。

被告與提告者可ˇ在其中陳述其各方看法與意見,和對各自有利的資訊。
但是此法庭無法控制其公平性,其中的原包括:
1.餐與者的限制 : 僅有各工會秘書職務者可出席會議討論語發言,潛在的賦予不可取代的位置。
2.資訊上包括主觀性的採性與不採性,與錯誤資訊的誤導。某些消息出現得太晚或當事人回應不及,則可能不列入考慮,在某種程度上資訊的認可上太官僚。
3.無法控制的場外壓力。當事雙方,可與其他高層通報,非正式給予壓力,或在會議前後煽動現場氣憤而致影響公平性。
4.法外太有情。工會存在一些組織上的規定,但因為則罰與申述程序太過冗長或是事情太多繁瑣之下,很多情況會出現光明正大擾亂秩序發言或是違反規定之事,而對事件造成潛在與正負面的影響。而這只能依靠主持者與餐與的秘書有效的控管,但無法避免造成流會或是會議被迫非正常性中斷。

Pleno 權力鬥爭的競技場

令人非議的投票機制:

1.投票的有效性並無法再”層級”組織裡受到有效的管理,全都回歸於基層工會手中自決,若是出現有人犯規出賽,除非工會願意自己出面清理門戶,否則無法解決問題。而有趣得一點,在賽維爾的爭議案中,當某些工會已經被質疑出投票的有效性出了問題時,這些工會仍在機制中繼續投票,來決議自己的投票有效性。以致票數是很可能受到灌水(無從查證),與非民意性投票。”層級”組織在其中,無法對有爭議性投票提出任何干涉。
2.投票結果得強制性。組織的結合本該追求理念的相仿,朝共同發向努力並進。但在選票之中沒有磨合,只有結果。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